广西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黑色之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4:08:00 编辑:笔名

(一)  她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子,一个美丽的令人心动的女子……  她是一个眉目中总是流露出忧伤的女子,一个忧伤的令人心疼的女子……  她的名字叫逸玄,飘逸的逸,玄黑色的玄……  “你是一个完全属于黑色的女子,时时期待黑色把你完全包围,直到你再也看不见光明……”逸玄常常把自己关在一个完全黑暗的房间里,双手合十面对白色墙壁。她在祈祷,她常常这样自己对自已说。  逸玄常常独自沉浸在在一个漫天都是悲伤的时空,小心翼翼的寻求着,寻求着自己能够凝视的幸福……  “我爱你,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你!”有一天,一个叫维生的男子忽然站在她面前,十分认真的看着她说。  逸玄看了一眼面前这个穿黑色衣服的少年男子,有些凌乱的头发和满是苍凉的脸,看上去很是颓废……  但是逸玄注意到他的眼睛,明确的看着她,似在等待一个确定的答案。  “对不起。”逸玄羞涩的低下头,说了句之后飞快的走开。  “逸玄——!他在她背后叫着她的名字。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逸玄于是停下来,转过身来,一脸疑惑的看他。  “逸玄,你好!我叫维生。我看过你的画,尤其是那幅凝视。黑色的太阳笼罩着一个未知的世界。我也喜欢黑色……。”那个叫维生的男子这样说。  逸玄静静的听着,她的心中忽然颤动了一下,思绪飞到了那个春天的小山上——  那是一个云淡风轻的天气,在大学即将毕业的一天,逸玄带齐所需绘画的工具,带着离别的思绪独自静静的离开校园,穿过一个小树林之后漫步到学校背后的小山上,来到一个相对平坦的空地上面完成她的毕业创作。  逸玄清楚的记得,那天的自己,身上穿的是白色短袖上衣,洗的发白的老旧牛仔裤,黑色长发很随便的随着山风飘荡在背后……  终于,逸玄面对夕阳和画架,画完了一笔后,在画板上写下凝视两个字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站起来左右摇摆着放松身体。  “你好!我叫阿伟。”忽然从身后突然的说话声把逸玄吓了一跳。  逸玄转过身,看到说话的是一个笑得象春天般温暖的少年男子,这是一个让人感觉很阳光很溫暖的少年男子。  “你什么时候来的?”逸玄问,目光中不禁流露出短暂的疑惑。  “对不起,吓着你了。”那个自称阿伟的人一脸的歉意。“我在你背后看你作画很久了,只是你太专注了,没有发现我。”  “没关系。”逸玄微微一笑。  “凝视是什么意思?”阿伟盯着那幅画,画中的女子在一片空寂的旷野中,独自伫立,伸出双手,似乎想要拥抱太阳。但是他只看到阴沉的天空中悬挂着一个微小的太阳,并且是黑色……  “就是凝视。”逸玄说,“现实世界没有任何值得凝规和炫耀的东西,所以只有凝视未来……。”  “未来也许并不是黑色呢。”阿伟问。  “但是我喜欢。黑色属于悲伤的色彩,就像人的生命,过于脆弱却还要历尽苦难……。”逸玄看着阿伟,停顿片刻之后说。  “我中文系政教班的,马上就要毕业了!”阿伟无声的笑了一下说。  “我是美术系绘画班的。也是马上就要毕业了,叫我逸玄吧。”逸玄说完,开始弯下腰收拾画架。阿伟帮忙。之后逸玄把画架和一些琐碎物事背在身上,看着阿伟说,“快黑了,我先回去了。”  “喜欢黑色的女子也怕黑吗?”阿伟微笑着说。  “不怕。”逸玄说,“黑色分两种,一种是妖艳,一种是孤独。正常的天黑属于前者,因此我拒绝。再见。”说完,逸玄转身离去。  “这个在她背后看她画凝视的温暖男子,他属于另一个世界,因此看不懂黑色太阳的意义。”逸玄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阿伟怔怔的看着逸玄在夕阳下离去的背影,想着她的话发呆……  那次之后,逸玄没有再见过阿伟,似乎他们就这样擦肩错身而已……  “逸玄,我想请你吃麦当劳。”维生的声音把逸玄从那飞扬的思绪唤了回来。  “很晚了,我要回家。”逸玄看着睐前穿黑色衣服的阿伟说。  “那就让我送你回家吧。”维生说。  逸玄沉默了一下,点头答应。  一路上,逸玄和维生默默无语,偶尔相视点头微笑。之后站在黑色的长街上,他们道别……  次日清晨,逸玄在睡梦感觉到一个人在呼唤她。她睁开惺忪的双眼,探出头向楼下望去。然后她看到维生捧一大束鲜花站在楼下……  在那一刻,他们对视许久……  从那以后,每天维生都会在睡梦中捧一大束鲜花站在逸玄的楼下,然后叫醒她……  “逸玄,我爱你,没有人比我更爱你……。”直到有一个夜晚,维生在黑暗的房间里紧紧拥抱着逸玄,然后抚摸她的脸,长长如海藻一样的黑色长发说。  逸玄清楚的知道,维生买花的钱大部分是借来的。但她还是无法抗拒这种来自黑色的爱,还是在那一刻感受到来自心灵的震颤,晕眩着与维生拥有同样黑色的世界……  从此,逸玄带着草长莺飞的情愫与维生一起走进黑色的生命体。尽管她清楚的知道,这是一个糟蹋而且落拓的人,大学毕业以后始终没有找到工作,经常抽很廉价的香烟,沉迷在城市边缘的小酒吧……  维生经常穷困,生活也拮据不堪……  逸玄外出打工,赚钱养他……  逸玄在内心中有小小的希冀,便是有天,维生能够靜静的待在身边,不再到处寻求外面的世界……  在办公室里,逸玄是一个安静的女子……  上班,只是另一种无奈。  逸玄经常在感觉疲惫的时候为自己泡苦丁茶喝,那是一种很苦很苦的茶——在人们的传说中一种比黄连还要苦的茶。那时候,逸玄总是能在不经意间遇见阿杰。  阿杰很英俊,是这个公司的部门经理,逸玄的顶头上司。一如诸多上班族一样穿着,西装,领带,白色衬衫和擦的干净的皮鞋,平头。  阿杰从一开始便很关注着这个安静的女子,喜欢黑色,衣服饰品也大都以黑色为主,长长的如海藻一般的头发包裹住身体。偶尔抽烟。  终于有一次,阿杰漫不经心的走到她背后,看到她闭上眼睛用右手食指在桌角画着什么图案……  “你在做什么?”阿杰观察了一会,问她。  “对不起……。”逸玄猝然睁开双眼,然后迎面而来的便是阿杰疑惑的目光,她慌乱地低下头说,然后站起身端起杯子走开。  “没有什么。”阿杰看着逸玄离去的背影说。他的目光中有一种深深的怜惜。“这是个让人心疼的女子……”阿杰在心底默默的想。  那天下班后,逸玄在门口再次遇见阿杰。  “我想请你吃麦当劳,能答应吗?”阿杰微笑着说。  一瞬间,逸玄想起初遇见维生时,维生也是如此的对她说,心底某根神经被轻轻触动了一下……  逸玄抬起头,用一双迷离的双眼看着眼前面目清秀的少年男子,摇头拒绝。  “哦……。”阿杰若有所失的叹了一声,目光暗淡,之后开车黯然离开。  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经过一条商品街时,逸玄从玻璃橱窗中看到一条黑色碎花连衣裙,但是价格很是昂贵……  那时候,逸玄忽然想起小时候,一个人趴在玻璃橱窗前看着里面香盈满屋的各种冰淇淋流口水的样子,她的童年,也是在对各种冰淇淋的理想中度过……  逸玄害怕极了穷困的生活,但是无论再怎样努力,都囊括不了维生大把大把的挥霍……  逸玄叹息着离开那家服装店,一个人默默的走回家……      (二)  逸玄打开门时,她被扑面而来的酒气熏得掉下眼泪。  维生吐在屋子里的脏物满地皆是,地上一片狼藉……  逸玄皱紧眉头,一声不吭的打扫着房间。  “逸玄,你的凝视呢?”维生从房间里走出来,看着她说。  “我收起来了。”逸玄低着头扫地,回答维生说。  “为什么?!”维生开始对逸玄大声的怒吼。  “屋子太小,摆在哪里都不方便。”逸玄淡淡的回答维生说。  “那你也不准把它藏起来,我喜欢那幅画!”维生跑过来,怒气冲冲的一把揪着逸玄的衣领说。  “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我的画?”从维生口中呼出的难闻气息几乎使逸玄呕吐,逸玄睁大眼睛,凝视着眼前糟蹋而又落拓的男人维生说。  “哈哈……!”维生大声笑着,似乎是在嘲笑逸玄说,“逸玄,你别忘了,我是先喜欢你的那幅叫凝视的画,然后才会喜欢你。没有你的凝视,你就一无是处……。”维生说完,愤怒的扭住逸玄的胳膊,把逸玄推倒在沙发上……  逸玄痛苦的闭上眼睛,听到心碎的声音,那声音就如玻璃跌落之后碎裂了一地……  但是逸玄坚定着心中想法,她不会再把那幅凝视拿出来让维生猥琐玷污……  维生在房间内胡乱发泄完之后,便跑回房间睡觉。  “我昨天是不是做了什么事,逸玄?”逸玄一夜无眠,凌晨时分就被维生叫起来。  “没有什么。”逸玄默默的看着天花板,目光惨淡,一脸的绝望……  “逸玄,就算我做错什么,那也是因为醉酒的缘故,你不许生气。”维生看着一脸绝望的逸玄说。  “人,往往在不清醒的时候展现的才是真实的自己……。”逸玄凄楚的说,“维生,我昨天才明白,你一直只爱凝视,只爱我的画……。”  “逸玄,不是!”维生摇着逸玄的肩膀,望着逸玄痛苦的说,“不是这样的!!!”  逸玄痛苦的闭上眼睛,有泪水从眼睛里面一直往下坠落……  “我知道我一直没有工作,你一个人的负担很重。但是从今天起,我决定为你改变,我会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然后赚钱养你。我这就去。”维生说着,飞快的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逸玄一直沉默,闭上眼睛沉默着。直到此刻,逸玄才明白,维生原来是个很霸道的男人。  “自己或许一开始,就是犯了一个错,一个无法弥补的错……。”想着想着,逸玄为自己当初的不理智失声痛哭……  太阳升起的时候,逸玄起床,简单的洗梳之后去上班。  逸玄走出门的时候,她看到了等在外面的阿杰,依旧是平头,眼神锐利,穿黑色西装白色衬衫,和擦的很干净的皮鞋。  “我在公司的人员的简历上看到你的地址,因此就跑了过来。你……?”看到逸玄,阿杰飞快的跑了过来朝逸玄说着,忽然注意到逸玄红肿的眼睛,于是急忙问,“逸玄,你怎么了?”  逸玄摇了摇头,没有说一句话。  “你不愿意说,那就算了。你是一个让人心疼的女子,逸玄!无论怎样,都请你一定要爱惜自己。”阿杰沉默片刻之后说。  阿杰说完,就要拉着逸玄上车。  逸玄的手指象冰一样冷,阿杰握在手中,感觉到疼痛在心底迅速的蔓延到全身……  阿杰打开车门,正要扶逸玄上车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糟蹋至极的少年男子站在他们面前——他就是维生。  “逸玄!”维生大声怒叫着。  逸玄飞快的抽离被阿杰拉着的手,站在维生面前却无从解释……  阿杰看着眼前的男子,猜想到他们之间的关系。  “你好,我叫阿杰,是逸玄的上司……。”阿杰对维生说。  “是上司?!那你为什么跑到这里?!!!”维生咄咄逼人的说。  “我刚好经过这里,所以就顺便载逸玄去上班。”阿杰友好的向维生伸出手说。  “不需要!”维生气冲冲的对阿杰吼道,然后无理的拉起逸玄,飞快的走上楼去。  阿杰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心底怅然若失,之后长长的叹息着离开。  维生怒气冲冲的把逸玄拖进了房间之后,拉起她,把她重重的摔在沙发上。  “我不许你再去那里上班,逸玄!”维生站在逸玄的面前大声说。  维生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冲出门去。离开的时候,还把门紧紧的上了锁……  逸玄一个人待在房间里,狭小的房间里塞满了衣服和杂乱的物品。  逸玄独自一个人哭了很久很久,她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之后,开始整理房间。每个角落都打扫干净之后暮色已降临大地……  “逸玄,我可以为你改变为你去找工作,但是你不要离开我,我害怕的就是失去你……。”维生很晚才回来,他用迷离着双眼抓住逸玄的肩膀说。  “维生,你喝醉了……。”逸玄轻轻的移开维生的双手说。  “逸玄,我没醉。我告诉你,我已经找到工作了……。”维生说,“以后我就可以每天出去工作,你就每天在家画画给我看。或许你不知道,我永远不会忘记初看到你那幅凝视时的震惊与失落的样子。你是有天赋的,但是以后我只要你画给我看……。”  逸玄默默的闭上了眼睛,两行酸楚的泪水凄然滑落……  逸玄知道眼前的这个维生其实并不爱她,但是她却拒绝不了他带给她的黑色震撼,那是她一直想要寻找的颜色,绝望并且悲伤的气息……  “我如此万劫不复的喜欢上了黑色,就注定会在世间接受任何伤害……。”逸玄强忍着内心的痛楚在心底对自己说。  “也许这就是爱的代价吧,沉痛的,不安又苟且的爱……。”逸玄在想。  “逸玄,你画啊,画给我看。就画那幅凝视。你独自站在一片空寂的旷野中,伸出双手,然后向着黑色的太阳祈祷寻求一个未知的世界……。”维生拉着逸玄的手在墙壁上胡乱涂画着。  “逸玄,你为什么不画?!”维生因为逸玄的无动于衷而恼怒起来,他抓起她的衣领,怒气冲冲的说。  维生胡乱的发泄一通之后,扔下逸玄一个人跑到房间里睡觉。   共 11875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结石具体症状有那些
黑龙江好的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