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镇北疆 正文 七十二章林家遁走,是不是放虎归山。

发布时间:2020-01-16 22:13:50 编辑:笔名

镇北疆 正文 七十二章林家遁走,是不是放虎归山。

“呦,你别说这林青山还真挺会享受,找了这么一个颇具姿色的年轻小妾!怪不得总往那儿跑呢!”武刃风一见之下,吃惊于女子的容貌。

“大哥,这女的弄回来了怎么处理啊?”俞三金搓搓手说道。

“咋地,你有想法?要不叫你去看守她?”武刃风似笑非笑的看着俞三金,把俞三金看的直发毛。

“我就是问问,我先回去休息了哈,明儿见,明儿见!”俞三金拍了拍屁股转身跑了。

“惊雨,你去耳房将许大元和华乾羽叫过来!”武刃风见那女子香肩露出,将麻袋有往上提了提,冲雷惊雨说道。

雷惊雨过去的时候,两人正在而房内喝酒聊天呢。华乾羽的脚边也放了条麻袋,里面不知装了什么东西,一拱一拱的动着。

“两位大哥,我大哥叫你们过去!”雷惊雨并未进门,在门口说了一句。

“好嘞!”许大元两人放下酒壶,扛着麻袋就跟着雷惊雨往里走,麻袋被扛起时里面传出了被人堵住嘴的闷哼声。

“林垚?”雷惊雨惊异的小声问了一句。

许大元瞪着眼睛不断的点头,表情十分搞笑。本来长的就挺难看的,再做出这番滑稽的表情,雷惊雨也被他逗的呵呵直笑。

扛回林垚几人商议了一番,决定让许大元和华乾羽连夜扛着两人去城南,也就是改建的民宿区内找一个稳妥的地方安置下来,明天就给林青山书信要钱。

两人走后,雷惊雨问道,“大哥,咋这么快就把林垚弄回来了?”

“呵呵,说来也巧。小三子说得对,这林家父子已经准备离开望林了。今晚是林垚出来请他那几个交好之人喝酒,应该是道别吧!

往回走的时候就已经天黑了,林垚酒喝多了,找胡同儿方便,还没解决完呢就被许大元两人给劫了回来。”武刃风将过程给雷惊雨讲了一遍。

在几人的策划实施下,望林镇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打劫事件发生了,被劫的居然是前任镇长家的人。

镇长府本是城防议事处,与林家只是一墙之隔。因为林垚深夜未归,当天晚上林家就热闹了起来。下人们纷纷的出门寻找,闹得整个望林镇都知道林公子像失踪了一般。

武刃风这回也是狮子大开口,嘱咐许大元向林青山要金两百万之巨。即便是林青山做了好多年镇长,林家也怕是要砸锅卖铁了。

第二天,许大元给林青山写了封信放在了林府门口,信中介绍了被劫之人的详细情况,约在了两天后交钱,时间、地点另行通知。

下人将信送到林青山手里,几句话居然用了厚厚的一摞信纸,那七扭八歪的字迹定是粗人所写,林青山看完脸都绿了。

撕掉信纸,林青山颓然的坐在椅子上。这信还不敢让夫人看到,因为里面还有小妾的事儿呢。

“唉,真的老了么?”林青山叹了口气。没办法,只能按照绑匪说的做了,哪怕是散尽家财也得把林垚赎回来啊。

林家就这么一个独苗,他要出了什么事儿,林青山也没法向列祖列宗交代。林青山就这样在郁闷中度过了两天。

第三天一早,林家又接到了绑匪的书信。还是拿歪歪扭扭的字迹,写明了交钱和领人的地点。

林青山匆匆的准备好钱庄票号,就出了家门。林青山的钱庄票号是卧龙国通用的,即便是在主城也可随时领取,而且只认票号不认人。

兜兜转转的来到指定地点,林青山心有不甘的将票号放到了一块石板下面,转身便走。

他刚到家绑匪的信就送到了门口,让他去城外山坳背阴处提人,林青山又马不停蹄的赶往城外。

到得城外山坳,林青山小心翼翼的四处寻找这,终于在背阴处一棵大树下找到了失踪两天的小妾和儿子林垚。

两人背靠着背坐在树下,上下身都被结结实实的缠着皮制的绳子。被蒙了双眼,口中分别堵上了一些破烂东西。

林垚还好些,那小妾确实衣着不堪,裸露在外的地方颇多。听到有人接近,两人不断的扭动身体,口中不停的呜呜叫着。

林青山一边靠近一边小心提防这四周,确认没有危险之后,林青山快步走向女子那边。

站在女子身边,林青山眯缝这眼睛看了片刻,“武刃风,我林青山跟你誓不两立。”

突然之间气沉丹田猛的一掌拍在了女子的头上。啪,如同西瓜摔倒了地上一般脆响,那小妾便没了气息。

做完这些,林青山扯开了绳子,将林垚解救了出来。摘下眼罩林垚适应了好一会儿光线,见是林青山来救,几日来的委屈涌上心头不由得眼中一热,泪水就流了出来。

“爹!”林垚悲切的喊了一声就抱住了林青山。

“好了,没事了,跟爹回家!”林青山拍拍林垚的后背,宽慰道。

“嗯!”林垚答应着一扭头,见旁边有一气息全无的女子歪在那里,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爹,这是?”林垚不解的问道。林垚和林青山的小妾自从被绑回来那天就没摘下过眼罩,也是分开房间关起来的,加之林青山将这小妾藏的严实,所以并不认识这个女子是谁!

“别问了,回去之后不得与你娘提及此人!知道么!”林青山面沉似水的说道。

“知道了,爹!”林垚虽心中猜疑却也不敢违逆,赶忙答道。

父子俩回到家中收拾了金银细软,将房子交给两个下人看守,当天下午一家人便离开了望林镇不知去向。

林青山这边萧索而走,武刃风这边却是开心的紧呢,由于策划实施得当,武刃风手中多出了一大笔钱,这些钱完全可以支撑到他再次夺下漫林城之前的开销。

“城主,俺去将那连个看守赶走你就搬那边住去吧,那边环境好点儿!”许大元坐在堂厅里瓮声瓮气的说道。

“大元,这次你立功在先,本座就不怪罪与你,以后这样的话休要再提!”武刃风皱了下眉头说道。

“城主,俺是想让你住的舒服点儿!”许大元不解武刃风的意思。

“心意本座领了,咱们才将林青山几十年攒下的老本一锅端了,还要去霸人家房产?做人岂能赶尽杀绝?”武刃风教训道。

“噢,城主说的是,大元记下了!”许大元琢磨了一下低头说道。

“嗯,你去吧,过几日等消息回来自有你用武之地!”

“得嘞,卑职告退!”许大元拱拱手转身离去。

雷惊雨在旁听着不由得心生佩服,按说林青山已经是不可能在回来了,留两个下人在家无非是做做样子。

其实林青山心里非常明白,这次劫人就是他武刃风策划的,但也只能打碎牙往肚里咽,武刃风没杀他,任他离去已是不易之事!

毕竟没有什么血海深仇,武刃风不肯占他的房子让雷惊雨也学会了一句话,“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惊雨,想啥呢?”武刃风见雷惊雨在一旁沉思不语,出言问道。

“噢,大哥,没什么!我见你回绝了许大元的建议,心里琢磨着跟你学习出事之道呢!”雷惊雨回答说。

武刃风笑了一声,“呵呵,哪有什么出事之道!不过惊雨你记着,只要不是血海深仇那便不好把事情做的太绝。如果要做绝那一定要斩草除根不留一丝后患!”说道后面,武刃风一脸的严肃。

“大哥,我记下了!”

“行,你去香满楼跑一趟吧,订个房间,晚上咱哥儿几个加上大元和华乾羽一起喝点酒放松一下,哥哥有钱了,哈哈!”武刃风哈哈笑道。

“行,大哥,我这就去!”雷惊雨转身向外走去,刚出门就听见一声似鹰非鹰的叫声在空中响起。

抬头看去,半空中有一只色彩斑斓的鹰隼在院子上空不断的盘旋。武刃风听到叫声从房间内走出来,那鹰隼见了武刃风一个翻身向下俯冲而来。

雷惊雨听武刃风说过有只三色鹰隼的事情,所以也没阻拦,只见那鹰隼到得近前哗的一下双翅大开,两只漆黑如墨的爪子稳稳的掐在在了武刃风的肩膀上。

“哎呀,你个小东西,不能轻点!”武刃风伸出食指逗弄着鹰隼,鹰隼也不停的用脑袋在武刃风头发上亲热的蹭着。

“大哥,这就是你说的那只三色鹰隼?”雷惊雨好奇的围着鹰隼左瞧右看。

“对,它就是,你别看他长的小,飞行速度可一点都不慢,一般的飞禽类灵兽都追不上它!”武刃风爱惜的摸着鹰隼的羽毛。

“这羽毛真漂亮!”雷惊雨说着就伸出手指想摸摸鹰隼。只见那鹰隼稍一歪头,眼睛直盯盯的看着雷惊雨,看意思只要雷惊雨再往前伸一点儿,那锋利如刀的喙就会叨到雷惊雨手上。

“还挺厉害的呢!”雷惊雨看出它的意思,只好作罢。

“熟悉就好了,它的脾气不太好,呵呵!”武刃风很宝贝这只鸟儿,鸟笼都是用上好的铁精打造而成。要是一般的金属笼子,这么长时间不见武刃风,早就被这鹰隼折腾散架了。

分宜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731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治疗白癜风医院排名
南通癫痫病
珠海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