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筐篼文学小说你能原谅我吗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05:48 编辑:笔名

一】  头顶的阳光是纯白色的,在广袤的大地上泛滥开来。蔚蓝而苍白的天际,干净的像是一块巨大的电影屏幕,上演一场无声的电影。  风乍起,吹皱了整片绿野。干瘪的荷塘兀自沉默着,岸边的青草和水中的游鱼静静享受这风的抚慰。  这是稻子成熟的季节。茫茫的田野里只剩下一片耀眼的金黄,和那弓着腰,被锋利的稻芒和炙热的阳光灼伤皮肤的劳作的人们。  酷热难耐的盛夏午后,天空中就开始云层滚滚,风也慢慢息了,这暗示着一场大雨很快就要降临,这是亘古不变的定律。  一只受不了河水高温的青蛙游到了岸边,使劲蹬了蹬后腿,便跳到了田埂上,跳入了风暴的视线。  风暴从一米多高的稻丛中站起来,露出一张通红的满是汗水的脸。他眯着眼,嘴里含着半截嚼烂的草根,一把将手中的镰刀扔到田埂上,又用脖子上的湿毛巾擦了擦钻进眼里的汗,脱下草帽,有气无力地朝着田埂这边走来。  他的妈妈像饥饿难耐的田鼠,仍然在弓着腰,在田里来回穿梭,如一驾机器般,不停地挥动着手中的镰刀。火辣辣的汗水早已包裹她的全身,但是她浑然不觉。  风暴懒懒地一屁股躺在树荫下,拿起那顶草帽给自己扇风,眼睛一直在盯着不远处的一片茫茫的稻田。  这时候,他的妈妈也站起来了,眯着眼睛看着风暴。风暴赶紧收回目光,不与她对视。  她的脸一片火红,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脸颊向下滚落,鼻尖和额头上也布满了汗珠。系草帽的带子也松散开来,吊在脖子上,歪斜的草帽露出了右边有些斑白的头发。乌蓝的宽松长裤藏起了两条微微颤抖的腿。  “你已经割了很久了,快来喝口水吧。”风暴低着头看着地上的两只着急行走的蚂蚁。  “这大雨是说来就来的,昨晚天气预报也说了,今天有大雨。”他的妈妈用衫袖蹭了蹭眼睛旁的汗水,似是而非的说。  “不歇就不歇,看不累死你。”风暴心里嘀咕着,没有说出口。  她弯下腰,努力地挥动着手中的镰刀,飞快地割完这一拢。整块田被分割成十个长方形小块,她一个人完成了八个小块。  不一会儿,金色的稻田将她彻底淹没其中。  风暴抬起头,猛烈的阳光刺的他睁不开眼,他忽然感到一阵眩晕,意识渐渐模糊,眼前的东西都在晃动,像是要崩塌。    二】  盛夏的黄昏总喜欢流连人间,这个时候天空迟迟不愿意黑去,不远处的苍穹还是那般明亮,承接着这边天空的灰暗,给人一种黎明的错觉。  但这是黄昏,只会走向黑暗的深渊,就像风暴的心,总是笼罩着一层黯淡的影子,吸取所有的光。  风暴的妈妈倒是很兴奋,从米缸里舀出一瓢米放在水池子里用清水洗了洗,开始做起了晚饭。她的一身被汗水浸透的衣服还未来得及换下。  但她不知道,很多年后,这样的黄昏会成为她痛苦难熬的时光。  风暴坐在院子里的小凳子上一声不吭。他只感到肚子很饿,他很想吃肉。不过一会儿,风暴忽然有点头晕目眩,身心疲惫,脑子里剧烈晃动,像是要炸开一样。  “风,你去把青菜洗一洗,我去摘点豆角。”风暴的妈妈一边把米放到锅台上,一边对他说。  “又是这些?怎么天天都是青菜和豆角?”风暴打起了精神,不情愿地摇了摇身子,脸上满是不屑的表情。  “风,今晚我也没来得及买菜,怕是今天要下雨只能多忙会了。”风暴的妈妈说着已经走到院子门口。  “哼,什么破东西,你自己吃去吧。”风暴心里愤愤地说。他没有回她,站起身来,径直走到院子门口。  “这么晚了,你还要到哪去?”风暴的妈妈似乎读懂了他的沉默,没有强求他洗青菜。  “我出去走一走。”  风暴甩下这句话加快了脚步,一瞬就消失在他妈妈那充满渴求和无奈的目光里。  黄昏的乡村是极其宁静安详的,家家户户都点起了灯火,享受着美美的晚饭。风暴走在小路上时时都能闻到那诱人的饭菜香味,有许多香味是他不曾闻过的,应该是某种肉菜吧。  村子口,一户人家全家人都在户外吃完饭,一张大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菜肴,许多都是他没有见过的。他看见这家的孩子们刚刚都兴高采烈,拿着小碗围绕着爸妈面前,要这要那,心里不禁产生了几丝落寞和孤独。  风暴摸了摸自己空空如也的肚子,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儿就走到了通往马路的那条水泥路上。不远处,有好几个扛着锄头或者铁锹的晚归的农人正朝这边慢悠悠地走。  风暴常常会在这个时候来到这条路上,以前是,现在也是。  天色渐渐黑了,左边的天际出现了几颗早熟的却并不明亮的星星。风暴知道时间已经不早了,但他还是不想回去,即使在外面也无事可做。不过,呼吸一下外面自由而清新的空气也比呆在家里强得多。  风暴有点茫然地在这条宽又长的水泥路上徘徊着。心中那股难以摆脱的思绪又开始飘至心头,他又想起了他的爸爸。  这条路是他的心血,是他的爸爸极力促成村委会达成协议修建这条路。  他是个勤劳的人,每天很早就出去,有时候甚至忙到圆月当空才会回家。风暴的妈妈要他不要这么拼命,他只是笑着说,他喜欢走在这条路上,平平坦坦的,舒舒服服的,比起以前坑洼泥泞的土路要好上千万倍了。所以,多走一秒钟都好。  这条路,每天黄昏,天开始淡黑的时候,就会有他扛着工具晃悠悠的单薄的身影。再近一些就会看到他的脸上总是有几片温暖人心的微笑。  不过,这是很多天之前的事了。  现在,前面总是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风暴愈加感到孤单。  远方黑越越的林子在渐浓的暮色里显得鬼魅异常,忽而一阵冷风,他感到一阵寒冷,浑身哆哆嗦嗦,腹中的饥饿也消去了大半。风暴回头看了看那家人,他们已经吃完了饭,开始收拾东西,人也进了屋。  黑暗渐渐向他逼近,很快,就要吞掉西边一点光芒。  这时,一个黑影在前面走动。    三】  那副身影在他的心里在熟悉不过了:宽宽的臂膀,高瘦而单薄的身躯,沉重而又节奏的步伐。风暴心里一阵激动,刚想上前去,理智却抛给他一股悲凉。他立即掉头往回走。  “风暴,怎么看见我就跑啊?”黑影走近了,是他的二爸。  “没有,二爸。”风暴不情愿地回过头。  “怎么了,又一个人跑出来了。你妈没给你做饭?”二爸从刚从田里劳作完,一身邋遢,满身是泥,语气也显得粗硬。  “她正在做。二爸,我先回去了。”  风暴不想再看到二爸,他不想坠入回忆的深渊中,这样的如镜中花水中月的痛苦已经不止一回了。但是二爸却拉住他,不让他一个人独自承受这份孤寂。  “你一定有什么心事吧,好几个晚上我都看到你一个人在这里。跟二爸说说,二爸不是外人。”  “二爸,我……”听到二爸的话,风暴心里有点酸。  “你是想你爸了吧,唉,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在这儿不就是想见到你爸吗?唉,真是傻孩子。”二爸摸了摸风暴的头,用一个家长的口吻说道。  风暴沉默着,他的心里越发酸了,眼里的泪水快要忍不住了。  “对了,你妈妈没有对你怎么样吧?”二爸又说道。  “什么?”  “我是问,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没有。可是我很烦她,二爸,我真的很烦她。”风暴用咬牙切齿把愤怒表达出来。  “她是罪有应得,是她害死了你爸,也就是我的弟啊。”二爸更加愤怒。  风暴仍是沉默着,他那孤独的心又增添了几丝仇恨。  “她的事你也知道了,她要是对你不好,你就告诉你二爸,我弟死的不明不白,我得帮他好好照顾你。”  “嗯。”风暴点点头。    四】  今晚的菜依旧是青菜煮豆腐,番茄鸡蛋汤,还有几盘咸菜。风暴虽然很饿,但他吃了几口就不想吃了,给自己盛了一碗汤咕咕几口喝下去就去洗澡。风暴的妈妈什么也没说,安静地吃完饭,然后给风暴盛了一碗放在厨房里热着。  洗完澡,风暴还是感到有点饿,他悄悄溜到了厨房里,橱柜里也没有什么可吃的,他揭开锅盖,发现有一碗饭正在里面热着,便拿出来,用筷子使劲地往嘴里扒了几大口。风暴忽然觉得碗里的那些咸菜很香。  风暴尽量压低吃饭的声音,他的妈妈此时正在房间里看电视,风暴不想让她听到。吃完这碗饭后,他就来到楼上准备睡觉。  夜间,空气异常闷热,之前洒在竹床上的冷水也都干了,露出一块块白色的痕迹。风暴感到竹床上很烫,烫的他浑身出汗。他一动不动地躺着,睁着眼睛,凝视着面前漫无边际的黑暗,却始终没有半点睡意。额头上总会有汗珠顺着脸颊滚落到地上。  风暴的脑子里又想起了那场带走他爸爸的大火。  那时,他的爸爸和妈妈都在家,而他正在学校里上课。是他二爸匆匆跑到他的学校告诉他家里发生的一切。等到他疯狂地跑回家的时候,只看见邻居们拿着脸盘或水桶,木然地站在一片黑烟直冒的黑色废墟前。  远远地,他就看见他的妈妈蹲在一旁,那双早已哭红的眼睛呆呆地盯着变成黑炭的房子。她的身后站在几个邻居,其中还有他的二妈和二爸,但是没有人去安慰她。  风暴跑过去问他的妈妈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只是抬起头,呜咽着说:“你爸,你爸是因为我……是我对不起他,我不应该让他去厨房……”说到一半,她就泣不成声了。  风暴听懂了妈妈的意思,他的爸爸走了,他永远见不到他的爸爸了!  泪水瞬间从他的眼眶里滚落出来,滴落在他伸出去搭在妈妈肩膀上的手背上,他自己却没有感觉到。  “哟,不知道谁在这里猫哭耗子!”风暴的二妈忽然冷冷地说。  “嗯,我弟为人谨慎,做事也很小心,这回不可能这么粗心大意,你说,这煤气灶漏气这么大的事,他怎么会不知道,还偏偏往里面跑,去送死?”二爸也附和着冷冷地说。  原来,据风暴邻居说,风暴家中午做饭的时候,他的妈妈把煤气打开炒菜,正在加热的时候就去外面去了,然后她又让风暴的爸爸去料理一下。没想到,煤气已经泄漏了许多,刚一打开门,就听见砰的一声,一阵巨大的火苗窜了出来,顿时火星四溅,整个屋子都着了火。  他也觉得奇怪,他家的煤气一直好好的,为什么会突然坏了呢?  风暴的二爸和二妈更是拿此事不放,他们觉得这件事不是意外,而是一场蓄谋,是风暴的妈妈有意为之。他们把风暴拉到一旁,准备告诉他一个秘密。  “二爸,你为什么这么说?”绝望而痛苦的风暴恢复了一点理智,他想知道真相。  “孩子,我知道你很难过,但这是事实。”二爸如是说。  “什么事实?”风暴感到莫名其妙。  “是你妈害死你爸的,你妈早在煤气灶上做了手脚,让你爸进屋然后发生爆炸。”  风暴顿时感觉到一阵晴天霹雳,这怎么可能,难道他可爱的妈妈会害死他尊敬的爸爸吗?“这不可能,这是意外。”比起刚才得知爸爸离开他这个消息,这个秘密更让他痛苦万分。  “她是有动机的。”二妈继续说道,“我前些天看见她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在一块。近,我在洗衣服的时候也经常看到,我想这个中的原因也只有她自己清楚。”风暴的二妈看了看他的丈夫,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对,孩子与其瞒着你不让你伤心失望,还不如让你知道真相,这样我们即使落下背后说人的骂名也值了。你妈和那个男人好了,自然要害死你爸。孩子你应该懂这个道理。”二爸接过话茬,徐徐说道。  风暴的心里顿时像沸腾的开水般上下翻滚,他不知道该相信谁。但是他近也隐约感觉到妈妈有些异常,说话经常闪闪烁烁,难道真的像二爸说的她有事瞒着他?真的是妈妈害死爸爸的吗?  风暴不愿亲自去问他的妈妈,他没有勇气接受真正的答案。他的心里从此有了一层难以抹去的阴影。  已经是下半夜了,风暴觉得有点累,眼皮子一点一点往下掉,在失去意识的一霎那,他忽然感觉到自己正置身于那条爸爸生前的水泥路上,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向他缓缓走来……    五】  “今年稻子行情不错,我打算承包几个田,使用机械化作业,统一管理和生产加工,这样节省成本,收成也好,到了年底指不定能赚一笔。”风暴的二爸身着一件满是黄泥的掉色长褂,甩了甩脚上的黄泥,笑吟吟地说道。  “这是个好计划,努力做吧。”风暴的爸爸扛着一把铁锹,乌黑的脸颊上也浮现了一点笑意。  两人刚刚从水田里拔完草,此时正走在通完马路的那条水泥路上。  “呵呵,弟,我这个事呢,没你帮忙也办不成。我死活求了好几家,他们都不愿把田包给我,我的那点地又不够,你看你能不能把你的田包给我?”风暴的二爸说出了请求。  “我的田?这……”风暴的爸爸也有点无奈。  “只借给我用一年,我到了年底看看效果怎么样。当然也不是白借的,亲兄弟明算账,我给你钱!”二爸豪言说道。  “不是钱的问题。你看我身无长物,要是没个田,一年到头那还不给我闲死!”  “这个简单,你可以到我这儿来帮帮忙,我付你工资。”  风暴的爸爸还是不愿意,庄稼就像是他的心跳,没有心跳怎么活?“要不这样吧,我把那块小田借给你,大田我留着,怎么样?”  “那点小地方有什么用,你就答应我吧。”  风暴的爸爸不想再僵持下去,他的态度已经明了,说了句不行就走了。风暴的二爸愣愣地站在原地,心里充满了怨恨。但是不久,他的嘴角又浮现了一丝冷笑。  风暴的爸爸出事后,一天夜间,风暴二爸的小屋子里,他的二爸和二妈正在商讨大计。 共 681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疗男科研究院
昆明的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饮食方案都有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