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神目风第三零六章身陷绝境

发布时间:2020-01-25 02:34:20 编辑:笔名

神目风 第三零六章 身陷绝境

【他们要么就是想把我当众处死,要么就是要我临死之前还要受尽千般折磨…】

不管过程是怎样,沐风觉得自己的最终下场还是死!所以他不肯轻易放弃,

人一旦到了这个地步,求生的an会被无限地放大,何况沐风还牵挂着黄灵的性命,

一颗四品元晶从阵法空间滚落,落在沐风的手中,沐风需要磅礴的元气,來暂时压下自己的伤势,

“阵法空间,四品元晶!”为首的术帅巅峰的术士一声惊呼,阵法空间这东西,连他们血剑宗的长老都不能够人手一个,却在沐风这位小小的术校身上出现了!

还有四品元晶,也是他们上半辈子连摸都沒摸过的东西!

惊讶归惊讶,这十二人虽然艳羡,却不敢起半点非分之想,万一这位少年在植入血灵之后,成了他们的主子,那乐子就大了!

虽然到时候会有慕阳英子的意识影响着沐风,他不可能明目张胆地对付他们,但心中依然会有恨意,

就像是一个实力超强的高手施展出控制人的幻术,沒有洗去受术者之前的记忆,只是植入了一个坚定不移的执念罢了,

“速战速决!”血魔卫队二队队长飞在半空,望了一眼衍月门的方向,觉得此地距离衍月门已经够远,便准备动真格的了,

十二道血灵幻化的锁链应声而出,不再如之前那般温柔,而是疾飞之间带起阵阵破空声,直射沐风而去,

“离火罩…”沐风仓促之间放出了一道火元防御神通,却瞬间被十二道锁链洞穿!

噗…神通被破,沐风再次受创,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沐风再也撑不住了!

十二道血灵锁链直接将已经倒地无力反抗的沐风捆缚住,其上散发着阵阵阴邪气息,但却沒有伤害沐风,反倒是有点点精血渗入沐风的伤口,滋养着沐风受创的脏腑和血肉,

【他们不敢让我死…】沐风眯着眼,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

如果说这些人的最终目的,是让自己不得好死的话,也沒有必要对待自己这么温柔,

“啊…”沐风想着,却有一条属于那术帅巅峰术士的血灵锁链突然洞穿了自己的丹田腹地,穿透了进去,将自己的三枚元晶捆缚住!

这一下,沐风就连自爆都做不到了!而这,正是那位血魔卫队二队队长的目的,

“带走!”领头的队长手一挥,就有两名术校自觉上前将沐风抬起,并有一名木元术士十分娴熟地施展出迷幻术,将沐风弄晕,

一颗刚刚才破封的四品元晶从沐风手中滚落,领头的术帅眉头紧皱,犹豫了半天才不舍地将那块元晶塞回沐风的阵法空间之中,

他的顶头上司,血魔卫队大统领,就是因为之前得罪琳琅晓月得罪得太狠,在琳琅晓月成为容器之后,给那大统领穿了不少小鞋,

而他不过是一个小队的队长,并沒有多么显赫的权位,若是沐风成了容器之后想要搞死他,那完全是很容易的事!

“走…”

十二人小队带着昏厥的沐风悄无声息地沿着原路返回,除了在场的人、白衣和青衣,沒有人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那些妖兽,也只不过是感受到了一丝让它们十分烦躁又恐惧的气息,來得快去得也快,

那是慕阳英子传授给血魔卫队的一部分血族奥义,强化了他们的血灵大法,使得他们的血灵拥有让妖兽胆寒的气息,

然而当他们赶到之前埋伏的岩石地带时,却发现那里竟然一个人影都沒有!

“撤!”领队的术帅见状立刻带人撤离,他断定大队定是遭遇了什么变故,所以才会集体消失,

慕容笛心思十分缜密,他每次执行任务的时候,都会考虑得十分周到,像是这一次,他便与众小队队长约定了另一处集合之地,以防有突发事故使得众人分散开來,

血魔卫出动是不会带着联系用的通信玉牌的,以防敌人利用玉牌发出求救信息,从而歼灭來援的其他人,

果然,当血魔卫二队带着沐风赶到一颗巨大藤树处时,藏在地下的两个小队和慕容笛都走了出來,

“你们有沒有遇到什么意外,”慕容笛皱着眉头对着二队队长问道,刚刚他让伍思回去守着黄灵,却发现竟然有人毫无声息地救走了黄灵,

要知道,囚禁黄灵的那一处山洞,有两个小队共二十四名战力卓绝的血魔卫守护!

每个小队,都配备了在不同能力方面十分突出的术士,如医疗术士和感知型术士,

能够悄无声息,在这二十四人的监视下,甚至还有他自己这位术王巅峰的眼皮子底下将人救走,非术皇和术皇之上的强者不能做到!

“沒有!”二队队长虽然疑惑却沒有多问,慕容笛问什么他便答什么,这是纪律,

“这就怪了…”这一下慕容笛就完全摸不着头脑了,他本以为是四怪将黄灵救走,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受命去生擒沐风的血魔卫二队定然会全军覆灭才是…

只是他沒有想到,跟沐风关系最好的白衣,竟然放任沐风自生自灭,

【看來…很有可能那名女术士的身份也不简单啊…】慕容笛想不通,只能怀疑黄灵可能背后也有一位高手,只是那位高手不愿意得罪血剑宗,所以只是救走黄灵,而沒有对血魔卫动手,

“既然行动沒有出现意料中的事故,那自是最好,兽潮快要來了,抓紧时间按计划行动!”

慕容笛对着三位血魔卫队队长吩咐道,而后众人便悄无声息地带着沐风,向着妖兽领域更深处窜去,

这些人都是同阶之中的高手,而且擅长暗杀、潜伏等各种手段,行走之间不引起丝毫声响,不留下丝毫痕迹,对他们來说完全不是问題,

“这位兄弟,那嗜血狂魔与我等也有不共戴天之仇,我等奔波至此,便是为了诛杀那邪魔!不知现在那魔头逃到哪了,”

死亡峡谷之中,龙武八杰之一的陈闯正满脸义愤填膺地站在一位伤者面前,对着那嗜血狂魔破口大骂,

他自然不是跟沐风有仇,只是听说嗜血狂魔现身,他想要探听消息罢了,

龙武八杰等人也已经知道了沐风在灵兽山脉之内的战绩,还有嗜血狂魔之前疯狂四处作案的消息,急切赶來想知道那些事情到底是不是沐风做的,

当然,主要还是许伦清比较着急,除了因为跟沐风的交情比较好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许家跟沐风牵扯太多了,容易引來那些追杀沐风的人的恨意,

“跑了…应该还在这黑枫林之中…壮士稍待,那邪魔实力强悍,我们还需聚集更多的人才能前去剿杀!”

那名伤者正是之前在沐风的修罗门神通下幸存的人之一,此时还满脸地心有余悸,

“好吧…”陈闯一脸不甘心,摇了摇头退了回來,

陈闯一转过身,顿时就变得面无表情,连他自己都佩服起自己的演技來了,

龙武八杰都已经到齐了,其他七人正在峡谷一边等着他,

他脸皮变得黝黑了许多,其他七人的脸也多多少少有些变化,想來是易了容,

“你们说,真的是那小子吗,”陈闯摸着自己的丈二脑袋,怎么都想不出來沐风会是一个那么血腥的人,

“不管是不是…找到他再说吧…”许伦清叹了一口气,这沐风还真的是…不管在不在许府都能不停地惹祸…

“走吧…先去拜访一下我姑姑,她或许会知道始末,”巫沾雪终于褪去一身雪白纱衣,穿上了稍显庸俗的绫罗绸缎,以此來掩人耳目,

在场的八人之中,属许伦清和巫沾雪最关心沐风,其次就是陈闯了,

陈闯主要是看沐风顺眼,或许与两人都是军旅出身有关,

八人在巫沾雪这位寒月长老侄女的带领下一路畅通无阻直达寒月峰,却发现寒月殿里竟然聚集了十几人,其中还有不少白须飘飘的老者,

那四位老者浑身散发着迷蒙而且令人舒心的光华,那是医疗术士施展医疗术之时的特征,

“谁受伤了,劳烦这么多位皇级医疗术士,”巫沾雪眉头一皱,看这个阵仗就知道有人受了很严重的伤势,

受了重伤自然就是被白衣救回來的黄灵,她浑身有八处贯穿伤,一身血液流失殆尽,而且似乎还中了血剑宗的阴邪招式,

“黄灵…撑住!”秦宇和杨铸坐在地上,紧紧地握着黄灵的手,

两人双眼都充满了血丝,让人丝毫不怀疑,他们若是见到打伤黄灵的那些人,绝对会扑上去撕碎那些人!

黄灵即使已经重伤至此,却还未昏厥过去,要生生承受着剧烈的痛楚,

她之前感受到沐风在试图施展易目神术交换她的视野,还很担心沐风不够那些人打,

但后來是白衣把她救了出來,所以她也就放心了,

直到现在,除了见死不救的白衣,竟然沒有人知道沐风已经身陷险境,

商丘市第四人民医院
廊坊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湖北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徐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三亚看白癜风到哪家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