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正文正文第44章

发布时间:2020-01-24 19:21:50 编辑:笔名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44章

第二天上午,李浩成将张青阳叫到了办公室,昨天发生的事情,李浩成要亲自从张青阳口中得到更清楚的答案。

“市长,那黄明估计是陈兴很好的一个朋友,所以陈兴才会发这么大的脾气。”张青阳将昨日的事说了一下,至于林虹绑架人的事,张青阳也没怎么过分的渲染,李浩成肯定已经知情,张青阳没必要再多嘴什么。

“你替我带话给郑光福,以后林虹让他干什么事,都得提前跟我说一声,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要是再捅出篓子,我连他一块收拾。”李浩成恼火的吩咐了一句。

“嗯,我回头就跟他说。”张青阳点头应道,在李浩成面前,张青阳很是恭敬,比起在陈兴面前的敷衍应付,张青阳在李浩成这里是真的恭敬,李浩成在省里有大佬支持,在市里更是很有威望,吕德方一旦退休,他能否晋升局长的位置,还得靠李浩成的倾力支持。

“陈兴那边,你知道怎么应付吧。”李浩成看了张青阳一眼。

“放心,我知道怎么应对,陈兴要是真想查这件事,我这边拖着就是,他也不能怎么样,只能干瞪眼。”张青阳笑了笑,想起昨天的事,张青阳笑道,“陈兴昨日把我叫到办公室,还说南州市治安环境不好来着,让我们公安局要开展专项整治活动,我说这得政法委统一布置,要吕书记批示,将他给顶了回去,他也无话可说。”

“好了,你去忙吧,有要紧事要找我汇报。”李浩成挥了挥手,想起张青阳的前程,又叫住对方,“你这段时间也尽量表现好一点,最好少跟郑光福他们混在一起,吕德方要退了,你必须全力争取局长的位置,我支持你是一回事,但你自己也要争气,最近千万不要出什么纰漏,以免影响你上进。”

“多谢李市长关心,我会谨记的。”张青阳感激道。

傍晚,位于东方广场的东方大酒店早已拉起了红色的大横幅,‘欢迎国家羽毛球队冠军队员……’醒目的横幅竖立在酒店大门口。

陈兴晚上6点四十五分就来到了酒店,属于四叶草集团旗下的东方广场隐约有成为南州市新地标的架势,人流密集,带动了这一块的商业开发,东方大酒店同样是四叶草集团以超五星的规格建造的五星级大酒店,晚会是七点开始,陈兴时间把握得刚刚好。

市委书记葛建明和陈兴前后脚到,陈兴见到葛建明过来,笑着上前打招呼,“葛书记也来了。”

“当然要来见见咱们的国羽冠军们,都是为国争光的楷模。”葛建明今晚兴致很高,爱打羽毛球的他对四叶草集团赞助举办的这种高规格的羽毛球友谊赛十分赞赏,昨天就在市委称赞了四叶草集团。

“葛书记,陈市长,两位领导都到了,里面是我们的贵宾厅,葛书记和陈市长请进。”陈兴和葛建明一到,早有门口的工作人员通知了总经理郑珏,郑珏笑着迎了出来。

“郑总,咱们的冠军队员都来了没有,去见一见。”葛建明看着郑珏笑道。

“早就到了,就在贵宾厅,还有十几位国际羽毛球著名选手,都到了。”郑珏笑着点头,“听说葛书记喜欢打羽毛球,可以跟他们切磋切磋哦。”

“切磋就不要了,我这个水平上去,只有给捡球的份。”葛建明笑着连连摆手,“人家是大国手,我这种连业余都算不上。”

“这可不好说,我听人说葛书记打羽毛球很厉害的。”郑珏轻声笑道。

两人说着话,陈兴站在一旁听着,目光偶然看向门口,就看到李浩成也到了,不过李浩成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一块进来的还有常务副省长关镇鸣,省政府副秘书长陈海洋,陈兴微微一怔,李浩成是跟关镇鸣一起来的?

葛建明也看到了李浩成和关镇鸣到来,同郑珏停止了交谈,看向关镇鸣走来的方向,微微点了点头,两人都是省委常委,尽管关镇鸣的排名比其靠前一位,但他也不需要迎上前,目光从关镇鸣旁边的李浩成掠过,葛建明神色平静,心里却是微微起了些波澜,李浩成和关镇鸣一块出现,是巧合?又或者是有意的?这里面饱含的意思,让人深思。

“建明书记这么早到了。”关镇鸣朝葛建明走来,葛建明同样上前了几步。

“我也是刚到,这不,正迫不及待的想见见我们的冠军英雄们。”葛建明笑着同关镇鸣说道。

李浩成笑着站在关镇鸣一侧,他刚才是在楼下巧遇关镇鸣和陈海洋的,三人也就一块上来,李浩成有借势的想法,关镇鸣也没点破,干脆顺水推舟,他不可能去跟葛建明解释两人在楼下偶然碰到之类的话,两名常委之间打交道,同样是一门大学问,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考验的是智慧和经验、手腕。

“建明书记的羽毛球水平在省里是鹤立鸡群,我看咱们省里可以组一队和我们国家的冠军英雄们来一场友谊赛嘛,建明书记完全可以当主力。”关镇鸣笑着道,他也看到了陈兴,面带笑容的朝陈兴点头致意了一下。

“我看各位领导都别站着了,既然都想看看国羽队的冠军英雄们,那就到贵宾厅里面去。”郑珏这时候才笑着插话道,时机拿捏得刚刚好。

“郑总,以后你们集团可以多赞助举行这样的活动,这也是精神文明建设的一部分,对提升南州市的城市形象同样有帮助,以后还有类似的活动,我这个市委书记带头支持。”葛建明朝关镇鸣做了个请的手势,一行人一起往里走,葛建明对着身边的郑珏笑道,同郑珏说话时,葛建明的眼神有意无意的看着关镇鸣。

“一直以来,市委市政府对我们集团的发展都十分关心和支持,我们集团上下的员工也是深受鼓舞,只要市里支持,我们集团一定多搞些这样的活动。”郑珏笑着点了点头,在葛建明面前,以及这么多省市领导都在场的情况下,郑珏依然谈笑如风,风采十足,整个人有着强大的自信和感染力。

“这次还有国外的球员和吧,你们多搞搞这样的活动,还能帮助南州市打响在国外的知名度。”葛建明半开玩笑的说着。

出奇的,关镇鸣这时候反而沉默了,似乎也不在意葛建明唱独角戏会不会抢了他这个常务副省长的风头,脸上只是淡淡的笑着,一旁的陈海洋和李浩成对此并没感觉什么,唯独仔细观察着这一切的陈兴有些诧异。

东方广场外,两辆白色面包车靠马路边停着,头一辆面包车里,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一个黑脸男子手上拿着一把砍刀,锋利的刀刃在光线的反射下折射出了犀利的锋芒,黑脸男子拿着一块布轻轻擦拭了一下,一脸阴鸷,“跟蒋哥联系上没有?”

“没呢,蒋哥没人接啊,奇怪了。”后座上一名男子纳闷道。

“联系不上就算了,我之前有跟蒋哥说过了。”黑脸男子转动了一下脖子,一看就知道是常年混社会的人,一脸凶相,“待会弟兄们直接冲进去,随便打,随便砸,甭管出事,干他娘的,竟敢欺负咱们夜总会的人,不想混了。”

“好咧,我跟弟兄们都招呼好了,这次要把那些龟孙子都打趴下。”男子笑着应和,两人都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这种事情又打又砸的事情对他们来说如同家常便饭一样。

随着黑脸男子的一声招呼,两辆面包车上下来了二十几个手持砍刀和棍棒男子,气势汹汹的进了酒店大堂,酒店门口的两名保安一见莫名冲进来的这些不速之客,就要阻拦,只见前头的几名男子二话不说就拿刀砍了过去,吓得两名保安赶紧躲闪,大堂里另外几名酒店的工作人员一见情况不对,大声呵斥了一句,又有几名男子冲过去对酒店的那些工作人员又打又砸,大堂里一片混乱。

“好了,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上三楼去。”黑脸男子喊了一声。

二十多人骂骂咧咧的上了三楼,有的坐电梯,有的直接从楼梯跑了上去,酒店的三楼是夜总会,这些人冲上三楼,三楼夜总会的一名服务经理正在门口巡视,见到这些人就喝问了一句,“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们干嘛关你鸟事,你是这夜总会是干嘛的?”黑脸男子瞪了对方一眼。

“我是这的服务经理。”男子道。

“妈的,打的就是夜总会的人。”黑脸男子一听,扬起刀就冲男子砍了过去,男子猝不及防,被砍了个正着,胳膊一下就被鲜血染红,黑脸男子并没就此罢休,冲着男子继续砍了好几刀,又招呼着后面的兄弟,“给我进去砸,谁敢反抗就砍谁。”

原本热热闹闹的夜总会一下就乱了起来,尖叫声,哭喊声混成一片,有夜总会的坐台小姐因为躲避不及也被伤到,这些冲进来的人只要确定是夜总会内部的人,如同杀红了眼一样,二话不说就砍人。

三楼的动静很大,而在酒店五楼,此时却在举行着晚宴,由四叶草集团宴请国家羽毛球队的教练和队员以及前来参加友谊赛的国际羽毛球选手的晚宴正在举行着,宴席上,星光璀璨,今晚的晚宴,几乎是囊括了目前国际上所有的著名羽毛球选手,刚刚在世锦赛上获得大满贯的国羽队员们无疑成了众人追逐的对象,前来参加晚宴的客人,大都争相找他们合影和说话,出席晚宴的省市两级领导同样是笑容满面。

四叶草集团能请动国家羽毛球队前来参加友谊赛,包括国外的那些排名在世界前列的著名选手,那都是花了大价钱的,不仅要赞助国家羽毛球队一千万,同时对来参加比赛的国外选手,每人都有三十万的报酬,来回的机票和食宿报销自是不用多说,国外的选手来参加这个友谊赛,更多的无非是看中了三十万的报酬罢了,当然,也有个别是冲着国家羽毛球队过来的,在世界羽坛属于梦之队的国家羽毛球队无疑成了国外选手研究和学习技战术的对象。

三楼的动静很快就传到五楼来,不仅郑珏听到了,在场的其他宾客也都听到了,郑珏眉头微皱,此时她正陪同在关镇鸣、葛建明、叶开远以及陈兴等一干省市领导身边,在场的还有国家羽毛球队总教练肖波,从三楼传来的不和谐声音让她心里颇为疑惑,正要招一名服务员来问下怎么回事,这会,一名酒店的高层经理快步走到郑珏身边,低声说了几句,郑珏脸色微变。

“各位领导,我失陪一下。”郑珏向众人告罪了一声,匆匆离去。

常务副省长关镇鸣看了看郑珏离去的方向,眼里闪过一丝关切,但并没有过多的表露什么。知道事情原委的郑珏憋着一肚子火来到门外,这会才爆发了出来,“胡闹,简直是胡闹,都是些什么人,弄清楚了没有?赶紧报警,让警察来撵走。”

“已经报警了,附近分局的警察马上过来。”那名经理道。

“真的是太不像话了,楼上举行这么重要的活动,楼下竟然发生打砸事件,让咱们集团的脸往哪搁。”鲜少生气的郑珏此时满肚子的火,一旁的经理却是看得一呆,生气起来的郑珏又是一番别样的风情,这位集团总经理的美貌在整个南海省都是出了名的,郑珏都不知道自己这一举一动已经让那名经理看呆了。

没注意经理的表情,郑珏亲自来到了三楼,警察来得很快,四叶草集团的背景,公安局高层的人都知根知底,一听有人在这里闹事,公安局的出警速度不是一般快。

三楼的动静很快就平息下去,那些打砸的人有一部分跑了,好几个被堵在门口,让公安局的人抓个正着,但看那几人的样子,却是没有半点恐惧,脸上分明还在笑,浑不在意,以往被警察堵住了,上头的老大去打声招呼,当天就能把他们放出来。

郑珏再次回到楼上的时候,关镇鸣关切的看向郑珏,“没事吧。”

“没事。”郑珏摇了摇头,看了关镇鸣一眼,欲言又止,并没有说出三楼的事。

葛建明等人也都疑惑的看了看郑珏,只是众人并没有问出来,刚刚走到窗台去的陈兴看到楼下不少警车,陈兴没说出来,只是多看了郑珏两眼。

当天晚上九点多,热热闹闹的晚宴才结束,过来出席的省市领导纷纷离开,常务副省长关镇鸣的车子在离开酒店一小段距离后,关镇鸣就拿出打了个,接通,关镇鸣的声音满含关心,“小珏,刚才酒店没什么事吧。”

“没事,都处理好了,一点小事而已。”在酒店处理善后的郑珏摇头道。

“好吧,没事就好,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记得跟我说。”关镇鸣轻叹了一口气,没再多问。

一夜无话,第二天,当发生在酒店三楼夜总会的打砸事件见诸报端的时候,省政府里,刚到办公室一会的关镇鸣看了报纸后气得大拍了桌子,“胆大包天,胆大包天,简直是丢人丢到国外去了,这么重要的晚宴,有国外的运动员选手参加,还有国外的,竟然在楼下发生这种事,丢人丢到家了,南州市的国际形象都被这帮人破坏了。”

关镇鸣发了大火,一旁的秘书张天吓得不敢吭声,领导一向喜怒不形于色,能让他发这么大火的也算是破天荒了,“小张,去把陈秘书长叫来。”

张天如临大赦,赶紧出门去叫副秘书长陈海洋。

“海洋,报纸看了吗,简直是无法无天了。”关镇鸣余怒未消,“你打给南州市局,就说是我的意思,给我查,彻查到底,涉及到谁,都绝不姑息,他们市局要是查不了,我让省厅去查。”

“好,我马上去办。”陈海洋点了点头,报纸他看了,昨天晚上的晚宴在进行时,来自三楼的异常连五楼都听到了,只不过郑珏说没事,大家虽然有点疑惑,但也没多问,没想到竟会是这么恶劣的事,关镇鸣会发这么大的火,陈海洋一点都不意外,并不是关镇鸣眼里多么的容不得沙子,而是关镇鸣和郑珏的特殊关系,陈海洋对这点知之甚祥。

挥了挥手,示意陈海洋出去办事,关镇鸣坐了一会,心里头不太放心,又给南州市委书记葛建明打去了。

葛建明此时同样看到了今天的报纸,知晓了昨晚的事,正暗自发火来着,一见是关镇鸣打来的,葛建明一愣,很快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接起了。

同关镇鸣交流了几句,难得的,两个不同阵营的副省级干部会对同一件事持相同态度,葛建明同样是要查此事,关镇鸣不打这个,葛建明同样不会坐视这件事不管。

一会的功夫,葛建明就先后接到了省委书记福佑军和省长顺宝来的,两人都对这件事表示关注,有国外友人出席的宴会,竟然出现这种事,影响之恶劣可想而知,福佑军和顺宝来也是看了报纸后才打来,两人并没有对葛建明下什么指示,但意思不言自明,这种事情必须要处理。

挂下,葛建明颇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福佑军和顺宝来还好,两人都是因为此事引起的影响太坏才会打表示关注,只是就事论事,而关镇鸣的态度无疑就非常严厉了,好在葛建明并没有姑息此事的想法,要不然真该头疼了。

“小徐,请陈市长和吕书记过来一趟。”葛建明迟疑了一下,朝秘书吩咐道。

十分多钟的功夫,陈兴和吕德方先后出现在了葛建明的办公室,葛建明也不废话,指了指桌面上的报纸,“陈兴同志和德方同志应该都有看到今天的报纸了吧。”

“看过了,昨晚发生在东方大酒店的事影响太过恶劣,我已经指示公安局要彻查此案。”吕德方眼角扫了扫桌上的报纸,肃然道。

“省里领导对这件事情极为重视,佑军书记,宝来省长,还有关副省长刚刚都打来问这件事,德方同志,你自个说说看吧,这事要怎么处理,不能说光下一个指示彻查就完了。”葛建明看了吕德方一眼,郑重道。

这句话说出来无疑让对此事并未真正重视到一定高度的吕德方心里一惊,刚才进来时看到葛建明阴沉着一张脸,吕德方心里还以为葛建明这是在故作姿态给他看,此刻一听,省里的领导都过问了此事,吕德方一下子也有点紧张和不安,连省里的一号、二号领导都对这件事情表示关注了,难怪葛建明一张脸阴沉得吓人,像要吃人一般,敢情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他此刻脸上的震惊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确确实实的被吓了一跳,他只当这是比较严重的打砸事件,但也不认为是多大的事,没想到竟会引起这么大的关注。

坐在一旁的陈兴此刻同吕德方一样,着实惊讶了一下,只是片刻之后,陈兴心里却是没来由一喜,刚才在办公室的时候,陈兴看到报道时还在说敢情昨晚东方大酒店发生的是这事,难怪郑珏脸色不好看,陈兴当时并未想到利用此事做点什么,而现在,听到葛建明说省里的领导也关注此事,陈兴意识到这是自己的一个机会,他要打破目前的僵局,以及自身所处的尴尬地位,这是一个契机。

“陈兴同志,你有什么看法?”葛建明看向了陈兴。

“葛书记,这件事情依我看,那些打砸的人是一定要严惩的,除了已经抓拿归案的,还有十几人跑了,这些人肯定要将他们绳之以法,但从这件事情也让我们看到了南州市的治安状况堪忧,我觉得有必要在全市展开一个治安环境大整顿,昨晚发生的打砸事件,看似只是一个个案,但其实跟南州市整体的治安状况有关,我是建议在全市开展一次严打活动,不知道葛书记意下如何?”陈兴见葛建明问他,焉有不说的道理,他正好对南州市的治安状况很是不满,奈何他指挥不动公安局,这次正好是一个机会,而且陈兴心里还有别的打算。

“陈兴同志说的不无道理。”葛建明若有所思,他的想法只是要严查此案,倒没想要将范围扩大,陈兴所说,却也是有一定道理

“德方同志,陈市长的提议你觉得如何?”葛建明看向了吕德方,毕竟吕德方才是政法委书记,在政法委系统干了几十个年头的吕德方有很大的威望,连葛建明想要插手公安局都不好伸手进去,也有一点是因为吕德方要退休了,葛建明并不想因小失大,引起吕德方的抵触,因为吕德方在本土派干部里是一向是比较中立的一个,葛建明可不想将吕德方彻底推向自己的对立面,眼下吕德方要退休了,葛建明就索性等对方退休后再打公安局的主意,他这个市委书记也想将公安局控制在手里,而不是不听招呼。

“没必要兴师动众的进行严打吧。”吕德方瞟了陈兴一眼。

“治安无小事,关系到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吕书记这话可就不太妥当了。”陈兴淡然反驳,他心里有着自己的打算,又道,“葛书记,我建议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一次严打整治活动,如果可以的话,临时成立一个专项整治小组,我这个市长愿意当这个排头兵,亲自挂帅,严打结束了,这个专项小组也就撤销。”

“哦?”葛建明诧异的看了陈兴一眼,一时有些不明白陈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陈兴对此事似乎格外的重视和上心。

目光在陈兴和吕德方身上来回巡视着,葛建明心思转动着,大有深意的看了看陈兴,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葛建明笑道,“也好,我觉得陈兴同志的建议可行,那就这么办了,德方同志认为如何?”

“葛书记和陈市长既然都赞同这么做,那我自然是支持。”吕德方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心里颇为无奈,书记和市长同时决定这么做,他这个政法委书记再牛,也不敢同时跟两人硬顶,要严打就严打吧,对他也没什么损失。

“那好,这事就这么定了,昨晚的打砸事件要严查,同时市里成立一个专项严打整治小组,就由陈兴同志担任组长,德方同志你担任副组长,具体的人员安排,就你们俩自己决定。”葛建明这个市委书记最后拍板道。

三人在市委一号办公室商量着事情,常务副局长张青阳来到了海天酒店,这家由郑光福幕后控制的酒店的基本上成为张青阳在办公室外的常驻场所,就差没把办公室也搬来这里了,而这里同样是也是郑光福用来招待其他官员的欢乐窝.

酒店里面不对外开放的特殊房间提供着各种各样的服务,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得不到的,张青阳是十分喜欢到这个地方来的,他在这里有好几个情人,郑光福也很会做人,都安排在酒店以及他名下的其他娱乐场所做管理,每每有新货色到来,郑光福也都会让他过来挑,所以他也常到这里来,这些年来,他能帮着郑光福擦这么多屁股,无非是因为郑光福充分满足了其物质上和精神上的享受,再一点,也是两人现在也掺杂了一些利益关系。

张青阳到来,郑光福经常是亲自作陪的,没空的时候,自然有张青阳那几个情人轮流陪着,对于张青阳,郑光福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在南州市,没有公安的庇护,他也不可能取得现在这样的辉煌成就,郑光福曾经毫不廉耻的说道,‘公安就是我的亲老子,再怎么孝敬都不为过’。

这会才早上9九点多,张青阳到郑光福这来,自然不是仅仅的只为玩乐,在包厢里面一阵疯狂之后,搂着自己的小情人正在休息,郑光福就推门进来了,时间把握的恰到好处,他和张青阳混的太熟了,熟的连张青阳每次干这个事情多长时间完事都一清二楚。

“怎么样,张局长,看你这满足样,被伺候的十分舒服吧。”郑光福笑道,看着张青阳身旁的女人,眼里还有些遗憾,这个女人就是前天从南州大学来那批女孩的几人之一,是其中最好的一个,当时郑光福还真的也看上了对方,只不过张青阳先挑了,郑光福为了讨好对方,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现在这女孩变成女人了,被滋润的越发的光彩照人。

“老郑,最近多约束你手下的那帮小混混,场子里面有什么不干净的生意也先撤了,过了这段时间再说。”没回答郑光福的话,舒爽的吐了一个烟圈后,张青阳没来由的说道。

“怎么了,最近又要严打?”正在给自己点烟的郑光福一听这句话,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严打应该不会,不过你的人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跟你提过了,不能到东方大酒店里面去惹事,妈的,才刚你说过最近少给我惹事,成天让我替你擦屁股的,话刚说完,你就又给我捅娄子,我的话都成放屁了。”张青阳骂道。

“不可能啊,张局,你没搞错吧,他奶奶的,我真的没让人到东方大酒店闹事,我压根不知道这事。”郑光福差点没跳起来。

“今天的报纸看了没有,没看去拿份来看看。”张青阳瞥了对方一眼。

“啧,我平常就不看报纸的,咱是大老粗一个,杀杀人放放火还懂点,让我看报纸,还不如搂着女人睡一觉舒服。”郑光福笑着摇头,嘴上如此说,还是吩咐人去捎一份报纸过来。

很快,报纸拿了过来,郑光福没什么问话,但还是识几个字的,看到有关东方大酒店的那篇报道,郑光福也骂了起来,“他妈的,不会真是我下面的人吧,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那些王八羔子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说不定还真有可能是下面人干的好事,干他娘的,待会我把他们召集起来,好好的给他们训训话,都闲的蛋疼了,整天给我惹事。”郑光福骂骂咧咧的说着,“我先打去问问,是谁自作主张去闹事的。”

郑光福连打了自己手下好几个骨干成员的,出乎意料的,竟然都否认没做过这事,也没让下面的混混去东方大酒店闹事,这下轮到郑光福蛋疼了,最后打蒋大友的,对方的关机来着。

“都他妈的什么破事。”郑光福低声骂了一句,“张局,还真怪了,下面几个兄弟都说没让人去干这事,就剩蒋大友那王八蛋的没打通。”

“这事除了你的人不可能有别人了,我就不信谁还有这么大胆子。”张青阳不以为然。

“哈,那也不好说,南州市这么大,大小团伙不少,我可不敢说自己就能控制所有的团伙,说不定还真是其他人干的。”郑光福笑哈哈道,他相信手底下几个骨干成员不敢骗他,既然说没有,那就是没有,只剩下最后一个蒋大友的打不通,郑光福就不信这么巧会是对方让人干的。

“除了你的人没有别人,要不然咱们看结果。”张青阳还待说哈,猛的响了起来,一看来电号码,张青阳一怔,骂道,“老不死打来的,怪事,平常都没见他这个时候打我的。”

“那张局先赶紧接着,怎么说那老不死的现在还是一把手。”郑光福笑道。

“以前觉得几个月的时间很快,现在却是难熬的很,最后这几个月,几乎是数着时间过,度日如年。”张青阳摇头说了一句,冲郑光福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已经赶紧接起。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看病怎么样
赣州东河医院
沈阳白癜风的好医院
临沂权威男科医院
黑龙江治疗牛皮癣的办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