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苍白之手第二十章露营

发布时间:2020-01-25 02:00:18 编辑:笔名

苍白之手 第二十章 露营

远离人烟的山林地带,鲁斌打头走在前面,透过茂盛的树冠,他看见依旧青翠的树叶,吝啬地将绚烂的阳光从缝隙洒落,斑驳的光影碎片落在他的肩膀,悄然地滑到紧跟其步伐的费希身上,随后在莫德尔的背包流淌而下。

女法师学徒的喘息声越来越重,鲁斌知道她的体力快要到极限了,离开跃马镇在荒野中骑着租赁的矮脚马前行,不过在第三天晚上休息的时候,一群野狼的攻击使他们失去代步的工具。

尽管鲁斌及时出手干掉两头野狼,并把狼群吓跑驱散,籍着“埋骨之地”的吞食消化,额外多出两头可供召唤的不死生物,可是接下来的路程不得不靠双腿继续,而且考虑到费希、莫德尔的体力,总是走一段路就休息一会,而且休息的时间越来越长。

这样下去,情况会越来越糟,可是鲁斌没有更好的办法,尽管他已经接过费希的背包,尽量减轻她的负担。

斜阳还未落下的黄昏时分,一行三人翻过陡峭的山脊,眼前豁然开朗,鲁斌看见下面有一座小型瀑布,清澈见底的水潭,背靠峭壁的地形易守难攻,兼且视野开阔,非常适合扎营,立即向身后的两人示意今晚在此处露宿。

费希立即欢呼一声,原本疲倦的身体不知道从哪里压榨出体力,至于莫德尔依旧沉默着一言不发,他知道免开尊口可以节省力气,一切琐事交给雷兹阁下解决,绝对万无一失。

当然大群野狼夜袭的那晚有些特殊,原本非常怕火的荒野饿兽竟然敢冲向篝火,一跃而过向被狼尿气味吓坏的驽马扑杀,还多亏雷兹阁下双手散射铜币,造成大面积群体伤害重挫狼群的气势,随手一指格杀头目级的精英狼,这才把它们吓走,免除三人遭受恶狼之吻的悲惨结局。

事后,雷兹阁下也对狼群的举动有所不解,怀疑它们被黑暗中活动的非人者动过手脚,强行驱使用于试探的炮灰。

“要么是我们被某股势力盯上了?要么就是平白无故遭受厄运少女的问候?如果接下来的日子里与狼群再打交道,答案不出意外就是前者。”

按照这两天在山林地带的长途跋涉来看,很可能是运气太差的缘故,竟然被一群不怕火的野狼当作填充肠胃的粮食储备。

鲁斌先一步下到山涧小潭前,将地面的落叶枯枝等杂物稍微收拾,清理出足够大的一块平地,放下自己替费希抗起的背包和自己的简单行李,招呼莫德尔在周围检视,随后从怀里掏出在山林里随手捡起的各类坚果。

有栗子、核桃、榛子等,收拢堆放在地上,数量也很可观,不过只吃坚果是不成的,又不是收藏癖泛滥的松鼠。

鲁斌走到清澈见底的小潭前,借助绚烂的夕阳暮光,发现确实有几尾鳞片青黑的大鱼,就在附近折取几根拇指粗的枯藤,用随身小刀削出锐利的矛尖。

将手臂长的藤枪握在手上轻轻掂量,鲁斌感觉相当满意,用来刺鱼应该会比较顺手,于是再次慢慢地走近小潭前。

垂落的斜阳将他的影子拉伸地很长,山涧小潭的游鱼不见生人,根本不怕鲁斌的靠近,甚至还游到他的身体投下的阴影里。

没有绝对的把握,鲁斌不会贸然出手,累坏了的费希坐在铺盖的软垫上,一下接一下地敲着有些肿胀的小腿,看着流浪法师站在潭边动也不动,有些奇怪地询问莫德尔:“雷兹阁下,这是中了定身术吗?”

莫德尔知道是怎么回事,立即轻轻摇头:“他已经找到待会的晚餐目标,只是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下,不想贸然下手把猎物吓跑。”

他刚说完这句话,鲁斌已经捕捉到目标的运动轨迹,左手“装弹”右手飞快地连发速射,转眼间将三条小臂长的白鱼全部刺中。

费希看到雷兹阁下提着肥美的猎物走过来,感觉脸上有些火热般的发烧,至于莫德尔尽管有些意外,却由于先前的认知对野外生存专家雷兹阁下的观感非常好,如今更是毫无二话。

收集枯枝败叶堆放在一处匕首掘出的洼地,覆上干燥的苔藓,以火石互相敲击引火,或许没有过多水分的关系,橘红色的火焰冒起的时候,并没有产生太多的浓烟。

热浪滚滚而来,向四面八方散开,热情的火舌贪婪地舔舐着简单清理过的白鱼,肥美的鱼腩部位,晶莹剔透的油脂不断滴落,发出嗞啦嗞啦的声音,一股诱人的焦香味道弥漫周围。

再添加一些柴火,鲁斌三人将坚果放在篝火堆外缘,用滚烫的热灰覆盖其上,细心的费希打开自己的背包,找出一些提味的香料,捏着一小撮,轻轻地洒在三条半熟的白鱼身上。

徐徐清冷山风袭来,吹走疲累不堪的身体,持续跋山涉水积累的燥热烦闷。鲁斌在三个人里面的耐力最好,还不怎么觉得,费希却感觉从未有过的舒服,忍不住伸了个懒腰,喉咙里浅吟轻出。

莫德尔向来以“雷兹阁下”作为目标,看见他没有任何表示,就压抑忍受住自己的感觉。

分食晚餐的时候到了,鲁斌先出手作示范,他把架在篝火上面,前端串着烤鱼的枯藤转开,稍微放凉片刻,用手撕去一大片焦黑的鳞壳,露出下面白嫩香甜的鱼肉。

“我的烤鱼手艺还没有丢下,费希随身带着的香料,下的份量刚刚好,味道还不错,我知道你们都饿坏了。来,尝尝!”

得到鲁斌的认可和允许,两人才开始动手撕食晚餐,属于冒险者风格的烤鱼,对于舍弃挑剔习惯的费希来说,味道还值得期待下一次的重逢,莫德尔就无所谓了,反正能填饱肚子就行。

一条烤鱼不能满足一天的消耗,还好拔走只有余温的灰烬,煨熟的各种坚果,尽管只是保留原有的滋味,依旧使胃口大开的三人吃地心满意足。

用过简单却不失丰盛的晚餐,接下来就是休息了,鲁斌亲自动手将烧烬的篝火用薄土掩埋,再将三人的铺盖搬移到上面。

当将信将疑的费希躺下后,立即感觉到背部源源不断传来温泉水般的暖热,对“雷兹阁下”的决定再无犹疑,至于莫德尔则更加佩服流浪法师的野外生存技能。

“早点睡吧,根据地图显示,我们已经接近灰暗森林的边缘地带,大概再走一天的山路就能抵达目的地,对于施法者来说,充足的睡眠能够保持一天的充沛精力,没有足够的休息时间会让你们的施法障碍重重,大幅度降低成功率,这样可不行。”

将两个法师学徒劝服睡下,鲁斌尽管躺在地上,眼睛却半开半闭,他能感觉到山林深处,一双双幽绿的眼睛,无时不刻盯在身上,冰冷的视线扫来扫去,充满莫名的敌意和恶感。

“狼群的集体泛意识,把干掉两只头目狼的我当作血腥报复的目标了!只是我有些弄不明白,它们是出于寻仇的目的,尾随后面伺机发动攻击?还是隐藏在狼群背后的黑暗中人与我们目标相同,准备提前下手,减少一些竞争者。”

已经接近灰暗森林的区域,不能再僵持下去了,如果双方必须分出胜负,那么鲁斌绝对会拿出全部实力。

等到身边的两个法师学徒发出轻微的鼾声,鲁斌悄然坐起身,脚步放地很轻,没有人察觉地离开山涧小潭的露营地。

等到他走远一段距离后,原本背对背睡下的莫德尔悄然睁开眼睛,“我就知道雷兹阁下发现了什么,他现在独自去解决问题了!费希,你怎么看?”

根本没有睡着的费希冷哼一声,“我劝你别插手!那天晚上,野狼群分头扑来的时候,你吓地裤子都差点湿了,如果打算去帮忙,绝对是碍手碍脚地帮倒忙!”

听到伙伴毒舌依旧的点评,莫德尔一言不发地闭上眼睛,沉默了许久才回了一句:“你说的对!费希……费希,你不会真的睡着了吧?”

安庆市海军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治牛皮癣正规医院
黑龙江治疗盆腔炎费用
吉林治疗睾丸炎方法
张家口哪个医院治白殿疯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