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梧桐小说骨头摆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5:49:45 编辑:笔名

节  儿童节的前一天,采庄一下子仙逝了6位老人,个个寿终正寝,舒舒服服的躺在早就预备好的棺材里。据说这次集体去世的倡议者是骨头摆。这几位老人家还真有能耐,把政策用到了。村里面规定凡是6月1号之后去世的人必须火化,他们选择了5月31日,算是搭上了好政策的末班车。一时间采庄哭哭闹闹,吹吹打打,好不热闹!  骨头摆虽然无儿无女,甚至没有自己的正寝,他住在生产队的公房里,但数他灵柩前热闹,这得益于他的才华、幽默和传奇般的恋爱史。骨头摆至死没有忘记自己是个有文化的人,棺材上面留有他手书的颜体字幅:“骨头摆与你骨头摆了!”老队长和村民们看着这条幅,不禁哑然失笑:“这老爷子!”  骨头摆这大名被采庄人喊了30多年,以至于他的真实姓名“采忠君”都被人遗忘了,后辈们压根就不知道骨头摆曾经还有过“采忠君”“小采”“大采”“忠君”之类的称呼。骨头摆这雅号是文革结束后不久获得的,仿佛这名字天生就是为他量身定制的,是那么的合体。  一天傍晚,骨头摆赶着几头瘦牛从藕塘回牛房。几个学生一遍又一遍的齐声朗诵道:“煨腊肉切眉毛!”骨头摆听糊涂了,听了好几遍听不出是什么意思,后来不知道怎么想到这帮小屁孩在嘲笑或讥讽自己这层意思上了,于是追上去高声喝道:“切你妈个B眉毛!”  几个兴致勃勃的小孩停下来,吃惊的看着他。领头的小安子首先喊道:“反革命!”接着别的小伙伴也高声叫道:“反革命!反革命!”继而旋风似的跑开。  骨头摆那晚没睡安稳,感觉自己闯了大祸。但这祸是怎么闯的,他还真没数。  那晚同样没睡好觉的还有那几个“煨腊肉切眉毛”的小屁孩,第二天上学后,小安子带着几个伙伴向校长汇报了。原来他们在放学路上背诵的是刚刚学会的英语“We love chairmam Mao!”意译叫“我们热爱毛主席!”,音译叫“煨腊肉切眉毛!”  校长觉得这件事太严重,具有反革命嫌疑,于是带着几个小当事人找到了大队万书记。万书记对骨头摆当年敢操公社王书记老婆张秀丽一直心怀敬佩,认为他是一个人物。听完报告后,万书记沉默了半天,然后大笑道:“没什么!那个老光棍口无遮挡,你们回去吧!”  话虽这么轻松,但万书记心里却不真轻松,他当心有人举报到公社去,于是叫治保主任荀二先生把骨头摆叫到了大队部。  骨头摆诚惶诚恐的到了大队部,一听这句话的意思,顿时心凉了半截:“奶奶的,俺这文化人这次要在大跟头了!”他一个劲的给万书记递烟续茶:“老书记,你知道我是一个文化人,不会信口开河的。这不是不懂外语吗?哎!学无止境呀,要是我懂外语就不会闹出这笑话了。”  “笑话!我看是胡话!”万书记虎着脸。  骨头摆涎着笑脸:“万书记,你看要不你和校长说说,我去学校学外语,这样就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万书记觉得是一个办法,至少万一公社来人追查这件事,他也好用这样的补救措施来搪塞一下。于是骨头摆成为了红星学校外语课的一位旁听生。  骨头摆不愧是有文化人,刚上了两天课就纯熟的掌握了两句外语。一句是上课时管老师说的“壳螂屎必咸!”一句是下课时的“骨头摆!”骨头摆学习外语有两门独门心法,一是用汉语注音,一是对注音给予形象化的联想。像“Class Begin!”注成“壳螂屎必咸!”,“Goodbye!”注成“骨头摆!”。而壳螂屎必定是咸的和骨头摆在那里这类的形象思维则是很容易记住的。  本来骨头摆凭着自己的两个独门心法可以在外语学习上大有作为的,说不定会成为傅雷第二,可惜天妒英才,不久骨头摆就辍学了,准确的讲是被那个扎辫子的小姑娘管老师赶出校门的。管老师扼杀一代翻译巨匠于摇篮!  那天骨头摆午觉睡过头了,急匆匆赶到课堂时课已经上了一半,管老师正在报汉语叫同学们写成英语。管老师连续报了三遍“老师今天吃屎吗?”骨头摆遍以为自己听错了,后来两遍还是这句话,他便忍不住了,举手发言道:“管老师,能不能换一种,这“屎”字你也没教过呀!”管老师诧异的望着他。他又一字一句的说:“老师今天吃屎吗?这话也不卫生呀!”同学们开始是一头雾水,继而明白了,一下子哄堂大笑起来。原来骨头摆把“老师今天吃什么?”听成“老师今天吃屎吗?”!管老师侧着脸瞪着他好一会,突然,“哇”的哭了,捂着脸跑出了教室。管老师跟校长摊牌:“这课没办法教了,有他无我,有我无他,你看着办吧!”  管老师是插队知青,是红星大队懂外语的老师,她是万万不能走的,自然是骨头摆与同学们说骨头摆了。  骨头摆心里那个悔呀!肠子都悔青了。失去了深造做不成傅雷第二那还是小事,让一帮小屁孩笑话自己,从此不再敬重自己是个文化人,那才是现现实实的大事。  骨头摆不再上学了,但毕竟喝过几天洋墨水,于是有了学之以用的宏愿。可惜他能够纯熟掌握的也就是“壳螂屎必咸”和“骨头摆”两句,而句又太远离实际生活,只能在课堂上用,只剩下“骨头摆”一句了。俗话说,一招鲜,吃遍天,就是这一句“骨头摆”让他运用的淋漓尽致,差不多涵盖了他所有的生活:收工了,他说骨头摆;和人分手,他说骨头摆;别人牵走了牛去耕地,他说骨头摆;吃完饭丢下饭碗,他说骨头摆;甚至别人问他借东西借钱他拒绝时,还是骨头摆,总之,骨头摆成为他与别人交流和自言自语的主要用语。又由于,他的“骨头摆”发音完全汉化完全方言化,故而更加通俗易懂,更容易为周围的人所接受。骨头摆从此便成了他的名号。还有一些人依据国人的习惯,称他为“老骨”,他也欣然接受。    第二节  前文一直说骨头摆是文化人,他常常如此自谓,这绝非凭空杜撰。骨头摆解放前随母亲逃荒到采庄,在采秀才家放牛。据说他的采姓也是源于此。采秀才家不但是家财万贯,而且还是书香门第,所以耳濡目染,比如有时候放牛从檐下走过,也能听到子曰诗云的圣贤教诲,于是骨头摆就有了文化的启蒙和熏陶。后来采秀才看他聪慧,就在放牛之余叫他临摹几张颜真卿老先生的法贴,他还真的写得有模有样,并终身受益。  据说骨头摆的父亲是个民间脱口秀,就是打着竹板挨门挨户说数来宝的那种艺人。尽管父亲大人去世早,不能把秘诀口授于他,不能成为波波这样的超级明星,但还是把数来宝的基因遗传给了他。这一点对于他后来以此扬名立万成为文化名人是功不可没的。  采秀才的堂哥采敬斋有个儿子叫采孝感,早年外出求学,后来参军渡江南下,在武夷山一带做官,在那儿娶妻生子。土改后,采敬斋交出了家里的土地,成了一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手头不宽裕了,于是请采秀才帮他写信给儿子要生活费。采秀才花了半个月,洋洋洒洒写了1000来字的四六骈文,从乌鸦反哺到王祥卧冰,总之是从畜生写到人,详细论述了孝的伟大意义。  采孝感似乎对这位老叔的文采和高义不屑一顾,回信是几句打油诗:  新社会,新国家  各人拿钱各人花  你有你的家  我有我的家  凭什么我家的钱寄到你的家!  采敬斋听完采秀才摇头晃脑的朗诵,差点没憋过气,大骂一通后,叫采秀才把这骂人的话写出来寄给儿子。采秀才为难了,这些有辱斯文的话,他是万万写不出手的;更何况,这诗句里的道理也不错呀!  牵牛路过这里的骨头摆这时派上了用场,他口授道:  新社会,新国家  各人拿钱各人花  我儿说话真不差  你有你的家  我有我的家  请把二十年的抚养费寄回家!  采秀才的第二封颜体家书寄出去不久,还真起了效果,虽然采孝感没有把二十年来那么多大洋如数奉还,但从此每个月寄来5块钱给他单身生活的父亲。  骨头摆凭着这几句脱口秀一炮打红,一举成名,成为采庄比采秀才还有能耐的文化人!    第三节  采敬斋接到儿子汇款后,在骨头摆几次暗示下,决定请骨头摆撮一顿。席间一道佳肴是骨头摆从未吃过的,不知是什么山珍海味,煨出来的汤雪白粉嫩,像奶;那肉质绵软滑腻,口感。骨头摆边吃边夸,边夸边问这是什么肉做的。采敬斋只是点头,笑而不语。后来被问急了,就说是他儿子寄来的罐头里的,他也不知道是什么肉。  过了几天,采敬斋在路边遇到牧牛归来的骨头摆,笑吟吟的问道:“你知道那天吃的是什么肉吗?”  “不是罐头里的吗?你闹明白是什么了吗?”骨头摆收住缰绳,停下脚步。  “什么罐头呀!那是老鼠肉!”采敬斋笑着跑开了。  “哇!”骨头摆一阵恶心,蹲在地上直想吐。看着远去的采敬斋,恨恨的骂道:“吝啬鬼,用老鼠肉哄我!”  一连几天,骨头摆捧起饭碗就想吐。  祸兮福所倚,就是这令人作呕的老鼠肉在后来救了骨头摆一条命;福兮祸所依,也是这老鼠肉把骨头摆的新婚妻子桂花送上了西天。  吃食堂那年秋天,虽然刚刚打了粮食,但食堂里的稀饭日见其稀了,不像上半年那样放开肚皮吃,还逼着过往的路人吃上两大碗白米饭才放行。食堂就在牛房的隔壁。  一天中午,一位面黄肌瘦的外地小媳妇坐在碾场边眼巴巴的看采庄人大碗喝稀粥。采庄人似乎有点羞愧,大人小孩一个个低着头装作没看见。骨头摆手中的稀粥已经吃了一半,想想不忍心,端着碗走到了那女人跟前递了过去。小媳妇一把抢过大碗,一口气吞了下去。  这小媳妇叫桂花,安徽人,家里人都饿死光了,她从民兵的眼皮子底下跑出来,辗转到了采庄。  桂花当晚进了牛房,成了骨头摆的女人。  桂花虽然成了骨头摆的女人,但没有户口手续,成不了采庄的正式社员,因此每天和骨头摆吃一份饭。骨头摆不忍心自己的女人挨饿,悄悄的从喂牛的豆饼中拿出一小块,在上床后塞到桂花的嘴里。一个月后,食堂关门了,各家回去自己重新开伙。还有,那喂牛的豆饼也断了,只有稻草了。吃饭问题成了骨头摆和他新婚妻子的问题!  一天晚上,桂花放牛回家,闻到一股扑鼻的香味。骨头摆笑吟吟的揭开锅盖,半锅雪白的肉汤。骨头摆盛上一碗递给了桂花,看着自己的媳妇狼吞虎咽的吃得好香,他满足的笑了。  桂花问这是什么肉?从来没吃过,怎么这么好吃?骨头摆神秘兮兮的说是采敬斋儿子寄给他爸的罐头,连采敬斋都不知道是什么。他还把回复采孝感打油诗那段佳话大大的炫耀了一番。桂花那晚是打着呼噜睡着的。  第二天天麻麻亮,桂花看见骨头摆鬼鬼祟祟的进了屋后的小竹林。有一会没出来,她蹑手蹑脚进去找。走到跟前,不看则已,一看大吃一惊,骨头摆正在剥一只老鼠。那老鼠剥了一半,露出血糊糊的脑袋。桂花明白了,昨晚吃的哪是什么罐头,而是老鼠肉!她一阵恶心,天旋地转,一头栽在地上。天下就有这样巧的事情,一根尖竹根不偏不倚扎在桂花的脑门上。  新过门的媳妇没到三个月就死了,骨头摆从此又过起了单身生活。可惜当时骨头摆还不说骨头摆,否则一定是一边嚎啕大哭,一边连连说道:“桂花,骨头摆!”痛定思痛之后,骨头摆常对人说:“难怪人家常说恶心死了,原来恶心真能死人的。”    第四节  桂花走了在采庄并没有引起什么轩然大波,倒是骨头摆吃老鼠肉的美名传播的很快,成了家喻户晓。吃老鼠肉是要有勇气的,故而,骨头摆的头上又多了一定勇敢者的桂冠。尽管吃老鼠肉的知识产权在采敬斋那儿,但他是一个无名英雄。  骨头摆为了尽显他的大侠风范,对吃老鼠肉一事不但不隐瞒,有时还刻意渲染,从扑捉、宰杀、加工、烹饪等具体细节上不愿其烦的授业解惑。可惜三年自然灾害期间,老鼠的家族并不繁昌,货源常常成了问题。骨头摆触类旁通,继吃老鼠之后,又把食材范围扩大到蚕蛹、知了、田鸡,后来连昆虫、蚂蚁都成他腹中之物。骨头摆吃蚂蚁有个绝活,把田鸡腿骨或别的什么条状骨头伸进蚂蚁洞,一会抽出来,放进嘴里吮,据他说一次能吃到一两百只。  伴随着骨头摆吃老鼠肉吃青蛙肉的大名到处传扬的同时,还有骨头摆与几个女人不明不白的绯闻也在不胫而走。有人说,因为桂花,骨头摆知道了女人的滋味,故而一发不可收;有人说,吃高蛋白的东西,裤裆里那玩意容易坚挺,就要找女人发泄;有人说,因为吃了杂食,故而自己的口粮有剩余,那些女人看中他的粮食;还有人从地理环境来解读这个文化现象,说他一个人住在牛房,做那事方便。  与骨头摆有染的女人会私下里交流体会,称赞骨头摆那玩意挺而坚,坚而久。可惜每天为衣食而操心的乡下女人没有那份闲情逸致来从容体验这份性福,她们每次希望快点结束,拿去属于自己的那一小包粮食或几个角票。但这样的信息不久传到了公社王书记夫人张秀丽的耳朵里,那就派上了大用场。  张秀丽有个表妹在采庄,曾经因为三天揭不开锅,在丈夫的半默许下找到了骨头摆。骨头摆用手帕包好半包白花花的大米递给了她。在做那件事时,那女人既体验了从没有过的刺激,又担心被人撞见,希望快点结束战斗,因此对那次印象特别深刻。一次张秀丽和表妹说闺房私语,抱怨自从黄干事走后,就没遇到叫自己真正舒服过的男人。这时,表妹推荐了骨头摆。 共 797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射精过快不一定是早泄
昆明癫痫病专科
云南正规的癫痫病医院

上一篇:还是朋友

下一篇:等候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