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赤焰天尊第十章醉翁之意

发布时间:2020-01-25 02:48:29 编辑:笔名

赤焰天尊 第十章 醉翁之意

拍卖会进行得如火如荼。

今晚的拍卖会已经进行了一半的流程,几家欢喜几家愁,有拍得自己满意的物品而洋洋自得的,有拍不到心仪的物品而遗憾无比的。

在这其间,那个神秘而令人咬牙的声音再响起过两次,不过幸好,她只是拍一些较为平凡的物品,这倒是让锦囊寒酸但满怀希望的参加者松一口气。

在一间贵宾室,一个妖娆的身影躺在宽长的软椅上。

那道妖娆的身影充满着妩媚的气息,双眼微闭,睫毛成丝,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时时有着让人犯罪的冲动,半透明的衣纱紧贴洁白肌肤。

在妖娆身影躺着的椅子后面,一个少女恭敬的站着。

妖娆女子缓缓睁开双眼,微开红唇,轻声説道:“xiǎo青,外面什么情况了?”

听到妖娆女子的话,椅子后面的少女恭敬説道:“xiǎo姐,还有十件才到那些压轴宝物!”

“还要那么久!”妖娆女子语气中有些不耐烦。

“是的,xiǎo姐!”

“不过,xiǎo姐,刚才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xiǎo青説道。

“什么事?”妖娆女子一下有了兴趣,一般情况下,xiǎo青不会贸然的给自己建议,但是当xiǎo青给自己提出一件事情的有趣,那么就真的是有趣了。

“刚才轩xiǎo姐分别花八千金币先后拍下黄阶上品风云决、浪旋决,穿心弩和九劲剑,都是以两千金币拍买而下!”

“是轩疏影?”

“是的,xiǎo姐!”

“那个丫头我见过,虽然年纪xiǎo,但是我看不透她,她不是那么冲动的人!”妖娆女子美目中闪过一丝凝重。

妖娆女子想了一下,説道:“xiǎo青,你説她有何目的?”

xiǎo青闻言,深思一下,説道:“xiǎo姐,这些凡品中可能有宝物,而轩xiǎo姐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掩盖!”

在这些富家子弟眼里,那些非压轴的物品,只能称之为凡品,真正能让他们感兴趣的,只有后面拍卖的那些物品。

“没错!”妖娆女子一笑,説道,“她的目的就是这个,只可惜,我们没有收到情报!”

听到妖娆女子的话,xiǎo青急忙跪下,有些畏惧的説道:“只怪奴婢办事不利!”

妖娆女子轻挥一下洁白修长的手,平静的説道:“不怪你,他们的势力本来就比我们强大,他们弄到的情报我们没有获得,确实没什么奇怪的!”

“起来吧!”

“是,xiǎo姐!”xiǎo青赶紧起身。

xiǎo青不只只是妖娆女子的贴身奴婢,更是妖娆女子情报的头。

“既然这样,我们就好好玩玩吧!”

妖娆女子将双手枕在头后,躺在长椅上,眼神戏谑的看着场内的大台上。

“第二十一件物品,灵器中品,暗夜匕首!”主持的老者站在台上,手中捧着一个黑色的盒子,盒子里面两把匕首静静的平放着。

两把匕首发出阴寒的气息,令场内的人们都感到一丝寒冷。

灵器,也是有着的等级划分的,共分为上中下三品。

“暗夜匕首,是暗夜杀手遗留下的宝物,经各翻周折,才能让我们有幸在这里亲眼所见,想必其厉害之处,老夫就不多言了,因为那个暗夜杀手都已经给你们解释清楚了!”

暗夜杀手,是戈风郡内众所周知的一个dǐng级杀手,其暗夜匕首更是暗夜杀手的招牌,其中更有人编言,暗夜一现,双匕相间,人见阎王。

“不过可惜,暗夜匕首已经有所损坏了!”老者语气中一些惋惜,説道,“不过,它的威力也是其它中品灵器无法比拟的!”

“暗夜匕首,底价六百金币!”

当听到暗夜匕首有所损坏后,场内众人都由开始的热血逐渐平息下来,当有老者报出底价后,众人都是沉默了。

六百金币,足够买一把中品的灵器了,谁还会花那么冤枉钱去买一把废品,虽然那两把匕首的名气很大,但是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这diǎn名气不能当饭吃。

在一间贵宾室中,儒雅中年男子自语:“暗夜匕首确实有些厉害,可惜已经损坏了,算了,当中买了纪念一下那个暗夜吧!”

“一千金币!”儒雅中年男子首次报价。

儒雅中年男子的话一声回荡在沉静的场内,如同大石丢入海中引起千层浪。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花一千金币买一件废品!”

“可能他能修复也不一定,没看到是从贵宾室报出的价吗?那些人,只手遮天,有什么是他们做不到的!”

“也是,不过我们就不瞎搀和吧!”

“是啊!我们搀和不起!”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时,一间贵宾室也报出价,而且,那道声音还是大家所熟悉的。

“两千金币!”

在贵宾室中,女孩喊出更高的价后,安静的坐在软椅上。

儒雅中年男子听到女孩喊价,微微一愣,旋即笑道:“算了,洛克叔让你吧!”

“谢谢洛克叔!”女孩听到儒雅中年男子的话,説道。

女孩和儒雅中年男子的对话音量不xiǎo,场内自然听得清楚。

就在这时,一道软绵绵的声音响起,那道声音响在在众人的耳朵,有着莫名的诱惑,似乎能勾起男人们心中的*。

“三千金币!”

“轩xiǎo姐,久违了!”

在女孩所在的包厢中,女孩听到那道声音,细长的眉头紧蹙。

“xiǎo姐!”在女孩身旁的老者叫了一下。

“情况有diǎn糟糕!”女孩轻声道,“高伯,告诉他情况可能有变!”

“是,xiǎo姐,我这就去!”高伯应了一声,旋即退出房间。

xiǎo姐口中所指的他,高伯自然清楚是谁,只是让高伯暗叹的是,那件事情都过去几年来,xiǎo姐还是放不下,对着府主依然有着结缔。

“玫姐姐,疏影让你了!”女孩对着场内説道。

“那就多谢妹妹相让了!”

那道软绵绵的声音再次响起,使得众人心头以颤。

在贵宾室内,妖娆女子双眉微微一皱,説道:“难道猜错了?”

“xiǎo姐,轩xiǎo姐的目的应该不是这个物品!”xiǎo青説道。

“再看看吧!”妖娆女子説道,旋即将目光投向场内。

“三千金币第一次!”

“三千金币第二次!”

“有没有更高的?好,那么这件宝物就归那个xiǎo姐所有了!”

“三千金币第三次!”

老者敲了下xiǎo锤,表示物品拍卖成功。

在老者示意在他旁边的武者带装着暗夜匕首的盒子带下去后,又要进行新的一件物品的拍卖。

当一名武者将一个新的长盒子拿上来后,老者看了全场一眼,对着场内説道:“第二十二件物品,灵器中品,落枫剑!”

当听到落枫剑这几个字,快要睡着的陈子枫眼睛一亮,痴痴的看着台上的那个盒子,对着旁边的父亲轻喊道:“父亲,我要那把!”

陈峰闻言,diǎn了一下头:“知道了,父亲给你买来!”

陈峰环视四周,并没有看见老村长的身影,而拍卖会进行到现在,也一直没见老村长报价,陈峰有diǎn怀疑老村长不来参加这场拍卖会,不过陈峰转眼释然,以老村长的实力,应该是将目光放在后面的那些东西上吧。

“嗯,还是父亲好!”陈子枫十分开心。

“知道父亲好就行了!”陈峰用他那粗糙大手摸了一下陈子枫的头。

而在一间贵宾室中,老村长身后的陈傲眼神一凝,盯看着台上的盒子。

“就是这个吧!”老村长问道。

“是的,老村长!”陈傲説道。

“就当老村长送你一份xiǎo礼吧!”老村长依然语气平稳,轻声道,“毕竟你都要突破灵境后期了,不送diǎnxiǎo礼别人还説我xiǎo气呢!”

“谢老村长!”陈傲一喜。

当听到她那主持师父的话,贵宾室里的女孩眼神一凝,双眼盯看着台上的长盒子。

那种呼唤,越来越强烈了!

果然,是真的!

此时高伯已回到房间,看到xiǎo姐眼睛注视着台上的长盒子,突然想到了xiǎo姐的之前那番行为的目的了!

醉翁之意不在酒!

xiǎo姐的意,就是那把落枫剑。

“高伯,他怎么説?”女孩问道。

“府主説,静观其变!”高伯如实回答,他不知道xiǎo姐与府主之间的这些对话有什么含义,不过他没有去过问,因为这是一个下人应有的本分,他只要做好他应该做的事情,就足够了。

“看来只能静观其变了!”女孩轻声道。

东源县人民医院
重庆有哪些中医神经内科医院
福州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湛江白癫风治疗方法
乌鲁木齐重点男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