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亡灵的后裔第七章绝地求生

发布时间:2020-01-23 20:07:48 编辑:笔名

亡灵的后裔 第七章 绝地求生

“果然不愧是人类第一名将,好胆识。”

只见桌案后的椅子上,一个人影竟然慢慢地浮现出来。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闭着眼睛,苍白的面孔,嘴角还残留着黑色的血迹,看起来就是一个病入膏肓将死之人。但是,没有人敢小看他,因为他不自觉流露出的杀气竟似要将整个营帐冰冻了一般。

“你是――亡灵?”郭子忠皱眉道,“或者按照你们自己的称呼,应该是――神族?”

“这不重要,”这个面色苍白的男子正是月无影,他微微一笑,“重要的是,我可以助你救出你们的皇帝。”

“你――?”郭子忠看着对方奄奄一息的模样,充满了怀疑,不过他并没有去质疑,却问道,“你为什么要帮助我们?”

“因为只有你们赢了,他才能活下去。”

“他?”郭子忠疑惑道,却见对方的身后竟然走出了一个小小的孩童,白皙的脸庞,明亮的眼睛,高挺的鼻梁,是一个非常帅气的小男孩儿,正警惕地看着他,正是逃亡至此的阿恒。

郭子忠看着这个小小的男孩儿,终于相信了对方的诚意,无疑,这个孩子的出现,让主动权再次回到他手里。

亡灵?孩子?还有一个身手奇高的男人?郭子忠心中忽然一动,想起了亡灵部落不久前发生的那场惊天动地的内战,在人类帝国,把这场战争称作――冰原王座之战,而在亡灵部落,则有另外一个称呼――神罚之战。这个孩子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

无数可能在郭子忠脑海闪过,他的身体一瞬间放松下来,居然自顾自地走到桌案前,不紧不慢道:“我想我已经知道你们是谁了。”他抓起桌案上一只烧鸡,这是他每晚必备的夜宵,郭子忠一口咬下鸡翅,连皮带骨地嚼了起来。

“咕嘟!”早就饥饿难耐的阿恒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吐沫,口水声在寂静的帐篷中异常的响亮。

郭子忠哈哈一笑,撕下一只鸡腿,塞到阿恒的手里,还用油乎乎的大手摸了摸阿恒的脸颊,赞叹道:“真是个漂亮又可爱的孩子!“

阿恒看了一眼义父,见月无影点点头,早已饥肠辘辘的他立即狼吞虎噎起来。

“亡灵部落,哦不,应该是神赐共和的元老院不是宣称你们已经死了吗?难道霍金斯向全天下的人撒了一个弥天大谎?”

“死?如果你固执地把我们看做亡灵的话,本就来自地狱的我们,死活又有什么分别呢?所以,这不是你我需要纠结的事情。”月无影淡淡一笑,又继续道,“总督大人,我相信你应该更关心――你们的皇帝是否能够顺利脱困,而巧的很,这也是我所关心的。所以――我想我们是可以合作的。“

“我能做到的事情,何必要你们的合作呢?”郭子忠不屑道。

“郭总督所谓的能做到,莫非就是这个李代桃僵之计”月无影举了举手中的兵阵图,“你觉得在绝对的兵力前,这样的花招有用吗?要知道一个假皇帝无论怎么装扮,他终究只是一个假皇帝而已,他是无法逃过神族斥候眼睛的。”

“这个就不用你管了!”郭子忠没好气道。

“其实总督大人也没有多少信心吧,也许你现在所想的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对吗?”月无影不紧不慢,却字字诛心。

郭子忠重重地哼了一声,并不答话。

“如果你真是这么想的,我只能告诉你,你的计划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性。因为,这一次神族的斥候统领是盲眼神族最年轻的天才,他可以同时操控超过十个动物,并透过它们的眼睛去看世界,你那个所谓的假皇帝将无所遁形。”

郭子忠默然,亡灵一族的天赋异禀的确让人头痛,这也是人类始终无法统一大陆的原因之一,他看着面前的男子,明白既然对方肯说出来,就一定有解决的办法。

果然,月无影继续道:”我可以弥合你计划中的这个弱点,当然前提是你必须相信我!“

郭子忠眼前一亮,但还是忍不住道:“你这是让我拿十万将士的性命去赌博。”

月无影不再多言,只是静静地看着郭子忠。很简单,这个男人其实没有选择,他和自己一样,都身陷绝地。月无影相信对方既然能够成为人类第一名将,一定会做出最正确的决定。

郭子忠粗黑的眉毛直接拧成了川字型,忽然一拍桌子道:“成交!现在,你提出你的条件吧!”

月无影似对这个结果似早有预料,很干脆地说道:“我需要你战后带着这个孩子走,保护他,直到他成年!”

“没问题,只是他吗?你呢?”

“哈哈哈……”月无影忽然也大笑起来,“我散漫惯了,受不得拘束,更何况如果我也留下,只怕你们的皇帝会寝食难安。”他的笑牵扯到了毒伤,一口毒血再次从嘴角溢了出来。

“我有点后悔了,”郭子忠闷闷道,“就你这有出气没进气的样子,只怕熬不到我们班师回朝的那一天。”

“放心,我走之前,一定会完成承诺。”

“义父,我不要跟你分开!”阿恒忽然抱住月无影的手臂大声道。

月无影不理阿恒,忽然起身对郭子忠道:“好了,现在让我们准备起来吧!”

“义父,我不要他们的保护,我可以保护自己的,你不要抛下我。”阿恒眼睛瞪得大大的,尽量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他忽然朝着郭子忠跪了下来,“我不需要你的保护,我只求你能把我义父的伤治好。我们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求求你了,不要让我和义父分开――”

“阿恒,站起来,这世上没有值得你下跪之人!”月无影忽然大怒道。

阿恒却依然倔强地跪在地上。

郭子忠看了这个可爱漂亮的小男孩一眼,又想到对方那惨绝人寰的身世,百战余生、心如坚铁的他竟然恍惚了片刻,他忽然大声对月无影道:“好,我答应你。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

月无影一怔。

“你,月无影,必须自囚于狼城十年,十年之内,不得出城一步。我可不想给这孩子当奶妈!”郭子忠说完立即转头就走出了营帐。不一会儿,又猛地冲了回来,吼道:“兽人奶奶的,这是老子的营帐,怎么反倒我像是个逼良为娼的混蛋似的。快说吧,你们特么的要老子做些什么?先治毒伤还是先讨论正事儿?”

月无影看着气急败坏的郭子忠,忽然笑了起来,他摇摇头道:“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所以――”

“给老子送五盘烧鸡过来,”郭子忠不等月无影说完,就冲外面吼道。

“大帅,要酒吗?”亲卫忽然轻轻地在帐门外问道。

郭子忠老脸一红,骂道:“阵前饮酒,你要老子自领军法是不是?快给我滚蛋!”

“郭总督果然治军有方,我们就不客气了。”月无影从案子底下拎了一个酒壶出来,对着壶嘴猛灌了一口,笑道:“好酒!”

“兽人奶奶的,那是老子珍藏――”,郭子忠的声音嘎然而止。

亲卫已掀开帐门,将金黄的烧鸡端了进来,又将桌案收拾干净,并奇怪地看了这一老一少几眼:“大帅,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滚,没老子的吩咐别进来。”郭子忠一脚把自家的亲卫踹了出去,他斜睨着月无影道,“有伤在身就别喝酒,小心现在就嗝屁。”

“放心,这毒伤还要不了我的命,酒喝多了,自然就好了。”

郭子忠闷不啃声地拿过一只烧鸡撕咬起来,那凶狠的模样仿佛手上的烧鸡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似的。

“你让我自囚于狼城,难道不怕我把一城人都杀光吗?”月无影忽然道。

“有我这个老卒在,不怕恶囚翻天。”

月无影微微一笑,“我其实是个疯子,而且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疯狂,我心中的戾气越来越重,快要无法压制,就在来这里之前,我刚刚屠尽了整个部落,所以――”

郭子忠脸色微微一变,忽然恶狠狠道:“那你就等着住在一个打不破的牢笼里吧!”

“好,就算这样,你们的皇帝那里怎么交代――”

“放心,我郭子忠对陛下的赤胆忠心天日可见。你们的事情,我会对陛下一一秉明的。”

这次轮到月无影变了脸色:“包括这个孩子――?”

“当然,”郭子忠见对方吃瘪,得意洋洋道,“你放心,作为救命恩人,陛下一定会善待他的。”

“你不会不清楚这个孩子是谁吧?”月无影忽然站起身,紧闭的双目也猛地睁开,眸中却露出一片灰白。

“我怎么会知道?你又没说过他的名字――”郭子忠故意装作不懂。

“郭家作为光明皇朝的开国世家之一,你总该知道千年前,现在的光明帝国是在谁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吧?如果生存换来的只是终身的囚禁,我宁可他不要。阿恒,我们还是走吧!”

郭子忠脸色忽然凝重起来,的确,这个男孩儿不仅是亡灵部落的大忌,对光明皇朝而言同样如此。他立即站起身拦住对方,缓缓道:“对不起,是我的疏忽。但是想让我郭子忠对陛下知情而不报,也绝无可能。“

他顿了一顿,又继续道:”我只能答应给你们,我会亲自引荐这个孩子去见陛下,一切取决于陛下的最终决定。如果陛下要带这个孩子回帝都,而你们不肯答应的话,我可以担保让你们自由离开,并且会提供你们一切所需。若违此言,我郭子忠终将不得好死。如何?”

月无影知道:这应该是对方最后的底线了。所谓绝地,本就是从没有路的地方走出一条路来。一旦人类皇帝脱困,神族必定会面临严重的内部危机,因为根据约定,南方部落会趁势而起,与元老院展开较量。那么,他和阿恒的机会也就来了,即便是继续亡命天涯,也可以获得暂时的安全。

“好,我答应你。”月无影点头道。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挂号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可信吗
贵阳治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好
济宁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佛山白癜风如何治疗
友情链接